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李阳上诉反指前妻家暴 拒给1200万争女儿抚养权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55阅读:

  今天上午朝阳法院通报,备受关注的李金(Kim)诉李阳离婚一案于2月19日上诉期满,2月18日下午,朝阳法院收到李阳邮寄的上诉状。

  记者注意到,除离婚一项以外,李阳对包括子女抚养及抚养费、家暴认定、精神损害赔偿等其他判决内容均不服,甚至连双方在诉讼中达成一致的财产分割意见也“反悔”,并反指李金存在家暴。

  另据了解,针对法院发出的人身安全保护裁定,李阳一方未在复议期内提出复议申请。而李金一方并未提出上诉。

  李阳上诉 关于3个女儿 要求归其抚养

  李阳上诉要求依法改判3个女儿由其抚养,李金无需给付抚养费。李阳表示,3个女儿系中美混血,需要在北京上国际学校。从经济收入角度来讲,李金长期赋闲在家、无稳定收入,没有能力负担昂贵的学费。从父女亲情角度来讲,因女儿居住在中国,他作为中国人懂得中国习惯、文化,熟悉中国语言,抚养女儿更具有文化和传统上的优势,使孩子更好地适应生活。

  与此同时,李阳指出李金经历了3次失败婚姻,她自身曲折的婚姻史,让人对她是否适合抚养子女产生质疑。李阳认为,应参照美国做法,委托心理咨询医生或其他类似中介机构对双方及女儿进行调查后,再行决定抚养权归属。

  李阳据此要求二审法院改判3个女儿由其抚养,同时他将给予李金探视女儿、与女儿团聚的权利。

  对于一审法院判决他支付每个女儿每年10万元的抚养费标准,李阳亦认为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关于家暴行为 称是双方冲突

  关于家暴及精神损害赔偿问题,李阳反指李金存在家庭暴力倾向并曾对其实施家庭暴力,主张他的家暴行为并非他单方面的错误和责任,故不同意承担精神损害赔偿。

  李阳要求二审法院调查李金三次婚姻史,查明其是否存在心理问题,是否存在暴力倾向以及前两次婚姻失败的原因。李阳认为,是李金性格和行为的负面作用,才导致她多次婚姻破裂。

  李阳说,李金具有暴力性格,经常对其进行长达几小时的暴力谩骂,有时还直接对其开展暴力攻击,李金曾将他反锁门外,致其深夜无家可归;李金经常删除其电脑书稿,将其图书资料扔至水塘中;李金还有一次曾在其演讲过程中,将数盘饭菜粗暴地抛向正在演讲的他。

  李阳同时表示,他本人在第一次婚姻中,从未对妻子动过拳头。他向李金动粗并非他单方面的错误,而是事出有因,其过激行为在情理之中。法院认定他是家暴的主因不正确。尽管他曾就此向李金道歉,但只是为维持婚姻作出的让步努力。李阳认为,他的行为不构成家庭暴力,而应认定为双方冲突,不同意精神损害赔偿。

  关于财产

  认为美国婚姻登记无效

  李阳在上诉状中对双方此前达成一致的财产分割意见只字未提。

  李阳表示与李金2005年在美国办理结婚登记,此时他与前妻还没离婚。根据中国法律,该婚姻登记不构成合法婚姻。根据美国法律,也认定多重婚姻属于违法行为。

  李阳认为,双方婚姻关系应自2010年7月7日在广州办理结婚登记时起算,大部分财产属于其婚前个人财产,不同意再给付李金1200万。

  另据了解,针对法院发出的人身安全保护裁定,李阳未提复议申请。

  律师说法

  推翻此前财产分割意向 二审将成焦点

  记者注意到,李阳在上诉状中多次提到李金的三次婚姻史,并且由此推断出其不适合抚养女儿,他也不应当承担精神赔偿。

  “李金自身具有暴力性格”一说是否会影响李阳女儿的抚养权及精神损害赔偿的二审判决?

  对此,曾代理过数百起离婚案件的律师白小勇认为,李阳的上诉状中,并未否认自己存在家庭暴力,只是他称的李金也有对其动粗,也对他存在家庭暴力的说法,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李阳甚至没有一次报警记录为证,在此情况下,法院不会认定。”

  白小勇称,对于李阳所述的一些生活细节,这是中国老百姓夫妻生活中常见的小矛盾,和法律规定的家庭暴力相去甚远。“调查李金的婚姻史,法院应该不会支持。”

  白小勇认为,李阳离婚案中,有家庭暴力倾向不利于子女的成长,从维护未成年子女成长的角度看,李阳上诉子女抚养权也很难获得支持,“况且子女均有意向与母亲一起生活”。

  对于李阳推翻此前财产分割意向,白小勇称,分割财产意向可以看成是一种离婚协议,根据我国的法律规定,双方如果此前有过离婚协议而被推翻,离婚协议不生效,按照实际财产情况进行分割。

  也就是说,二审时,财产如何分割将会成为焦点。

  上午追访

  Kim称李阳只是在一味拖延

  上午记者就李阳上诉一事,致电Kim及其代理律师戚连峰。对方称,“李阳上诉我刚知道,我也是刚刚收到上诉状。”

  戚连峰说,“李阳完全推翻了财产方面在一审期间双方达成的一致。而且当时10岁的女儿明确表示跟着母亲生活,李阳不顾孩子就抚养权的意愿,感觉他是在没有看到判决书的情况下写的上诉状。完全脱离了判决。”

  而Kim对于李阳上诉表示,“完全不能理解他的行为,李阳只是在一味拖延。”

  文/记者 王晓飞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