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陈宝国否认自己是“戏霸”:谁抓到我现行了?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20阅读:

  近30年的演艺生涯,陈宝国几乎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他更愿意用角色说话。

  从《大宅门》到《汉武大帝》,从《京华烟云》到《钢铁年代》,陈宝国塑造的人物形象正的反的、红的黑的、忠孝的阴险的,各种类型都有,而一个个性格迥异的角色全都令人过目不忘。

  2日,电视剧《大河儿女》在央视综合频道黄金强档开播,陈宝国饰演河南三河县风铃寨钧瓷烧窑世家贺家的掌门人贺焰生,依然是霸气外露,刚烈狂傲。

  这部是由国家一级导演安建与著名编剧高满堂携手打造的史诗大戏,讲述了1926年至抗日战争后期,中原女儿捍卫民族尊严、传承中原文化的传奇故事。

  近日,陈宝国接受了《法制晚报》记者的邮件采访。再度与高满堂合作,陈宝国说,读剧本时他曾感动落泪。他认为高满堂笔下的中国男人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身上虽然有缺点,但绝对是大男人。

  新角色

  讲中原故事 用京腔就太不着调了

  《法制晚报》(简称FW):这几天网上有关于《大河儿女》台词的视频,你在剧中和赵君饰演的叶鼎三大打嘴仗,台词特别脆生、利落,是高满堂的剧本还是自己发挥的?

  陈宝国:这都是高老师写的。我是京津语言太过束缚的那种演员,也许只有《大宅门》那种北京方言剧才能发挥它最大的优势,比如一个拉长的“嗯哼……”用京腔也能整出个九曲十八转,满含京剧的神韵。

  但《大河儿女》是立足中原,讲的是河南人民艰苦斗争的事儿,如果用京腔就太不着调了。

  戏里边有很多方言,比如说“展展眼”,就是咱们北京话说的“䁖一眼”,还有“孬孙”,这是骂人的话了;还有很多钧瓷行当里面的行话,像“宁可请你吃顿饭,不让你去窑上看一眼”,像“家有黄金万贯,不如钧瓷一片”,这都是高老师剧本里写的。

  FW:接到《大河儿女》这部戏前,有没有看过高满堂的剧本?

  陈宝国:当然看过。这是十分难得的一个戏,常常看哭。不仅我看剧本,高老师也给我们念剧本,分析贺焰生这个人物的性格。

  FW:不管是《大宅门》还是《汉武大帝》,到现在的《大河儿女》,你饰演的人物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霸气”、“匪气”,很多人认为你这是本色出演?

  陈宝国:人的气质是个复杂的综合体,演员塑造角色,得把身上不适合角色那部分气质加以删减收缩,把与角色相合的气质加以深化,再揣摩着加上角色所有自身所无的一部分气质,这样才可能成功。

  角色与演员本身性格接近越多,就越容易让角色活起来,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但这不等于说白景琦是活土匪,那陈宝国也是个活土匪,贺焰生是个烧窑人,陈宝国也是个烧窑人。

  老话题

  说我是这霸那霸的,谁抓到我现行了?

  FW:你塑造了很多性格迥异的形象,胡玫导演就评价你是“千面人”,你认为自己的演技有没有局限性?

  陈宝国:有,肯定有。但是我胆儿大,我就想把这个局限性缩小。“千面人”之说过奖了,我就争取往“十面人”这个方向努力,这也要看机会。

  FW:有人评价你是“戏霸”,觉得冤吗?

  陈宝国:过去老有人说我是这霸那霸,那谁抓到我现行了?我跟高满堂老师合作过很多次了,难道他会三番五次地请“大爷”来伺候?当演员,其实真正有多少角色是让你喜欢的?但只要我做,我就要在这个领域做最好的。

  一部戏里,演员是用心演还是“耍票”,观众能看出来。其实观众是最聪明的,观众的评判水准是相当高的,你不要以为能蒙混过去,特别是那些炒作很热的戏。所以我不要求别人,我只是要求自己。

  FW:现在有这么一种说法,很多演员不是在演角色,而是在演自己,都想把自己的优点无限放大,所以总端着架子。

  陈宝国:其实演员最忌讳的就是表现自我。我想《大河儿女》这个戏中不会有这种情况,我们不会自我欣赏、自我陶醉。我们还是在塑造人物,而且贺焰生这个人物是一种精神的浓缩,在他身上可以看出很多中国人有情有义的传统精神。

  你要知道,演员和角色永远是绑定在一起的,观众如果喜欢这个角色,他也会认可你这个演员;如果观众不喜欢这个角色或者有所质疑,你的很多表演甚至你这个人都不会得到认同。

  有原则

  FW:你塑造的很多角色,眼神中都透露着一种霸气,生活中是怎样的?

  陈宝国:生活当中我其实还算是挺随和的。可能人家有这个印象,是因为我在戏外面出镜率比较少。

  FW:是不习惯面对镜头?

  陈宝国:我觉得人应该有距离,距离产生美。

  FW:以往接受采访也很少说家里的事,用现在的话说,是不愿“秀恩爱”吗?

  陈宝国:个人生活是我最后的领地了,我也不想把自己的生活满大街嚷嚷去。外头再怎么折腾,你回到家还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一个儿子,该承担的责任你得担,该尽的孝你得尽,所以说人得分清角色,作为一个演员,更得分清角色。

  “拖家带口” 不怕别人说三道四

  FW:这次在《大河儿女》里,妻子赵奎娥也参与了,夫妻档上阵是不是演得更顺?

  陈宝国:能有什么感想啊,可能比较趁手吧!毕竟三十多年夫妻了,之间有种默契。不过我俩在戏里过得很困难,经历的是那种极大喜极大悲的生活,但能够有这种体验还挺特别的。

  FW:现在荧屏盛行亲情牌,夫妻档、父子档、父女档、母女档等等。但你好像不太喜欢在荧屏上“拖家带口”?

  陈宝国:其实也不全是。我绝对不会刻意去营造机会,但一定要经历。做演员一定要少年得志、大器晚成。只要有合适的机会,尤其是戏合适,我不会拒绝,也不怕别人说三道四。

  FW:儿子陈月末现在也是演员,但据说你其实不希望他做演员?

  陈宝国:我原来不想让他干这行,想让他学习。他成绩很好,居然潜伏了11年,然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告诉我,他不喜欢学的专业,但还是坚持把我们交给他的任务完成了。

  我希望他受到很好的教育,不要子承父业,没想到还是这样,失落纠结也罢,没办法挡不住。

  FW:说到家里人,听说母亲是你的超级粉丝?

  陈宝国:对。老太太待在家里没事干,平常就愿意看电视剧。现在很多她们这年纪的人,电视剧是丢不开的。

  比如你今天问她,晚上吃什么,她说不买菜了不买菜了,凑合着吃点吧。到时候你把她电视机搬走,这就跟你玩命了。尤其是他儿子演的戏,那就更得看了。

  老太太也有她们一票朋友,还能自己统计收视率呢。这就是她那一票朋友自己统计的,十个人里头有六个人看了,收视率就是高的。本版文/记者 寿鹏寰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