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金沙谈择偶标准:喜欢暖男 已有暧昧对象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21阅读:

  金莎,一个久违的名字,曾经一度以甜美玉女形象示人,她是《十八岁的天空》里那个成绩优异、相貌出众的女学生蓝菲琳;在《被风吹过的夏天》里和林俊杰深情对唱,较长的时间都是以“小师妹”角色出现。后来也有过绯闻,有过骂战,但却在一个女艺人需要冲刺阶段的时候消失,日前金莎成立工作室签约天浩盛世,推出最新创作单曲《想听听你说谎》,正式回归。

  在接受《信息时报》记者独家专访时,金莎透露远赴韩国留学自我增值,此番回归在事业上另有打算;在爱情上虽然与林俊杰、韩寒等有过绯闻,她也坦承已经有心仪的男生;面对人生的起落,身在残酷的娱乐圈,她用自己的方式做出选择。

  事业线 想演毒舌女,不抗拒上《我是歌手》

  作为上海人的金莎,最早也是上海电视台海选出来的美少女主持,2002年出演电视剧《十八岁的天空》中的蓝菲琳而成名。后参演阿杜《走向前》的MV,成为阿杜、林俊杰的同门师妹,她在第一张专辑《空气》中,和林俊杰对唱的《被风吹过的夏天》一度唱到大街小巷,“小师妹”的角色也深入人心。

  根据当初签约公司的造星思路,是想把金莎打造成下一个李玲玉,填补大陆甜歌天后的空白,但是金莎的想法不止于成为甜美女声,当起了演员,演过《十八岁的天空》、《幸福的眼泪》、《神话》、《王的女人》、《柠檬》等作品。除了在《王的女人》中饰演坏女人戚夫人以外,其余荧幕形象多为清纯女生。

  荧屏和银幕下的金莎也颇多是非,为粉丝打抱不平而与斯琴格日乐掀起骂战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在自己博客下假装路人夸奖自己“很有陈绮贞 feel”后被识破,显出幼稚的一面。2010年因参演并演唱电视剧《神话》片尾曲《星月神话》发展势头良好,但之后的金莎就逐渐沉寂,偶有新闻也是跟发福或者整容有关。

  在娱乐圈摸爬滚打12年,去年已踏入而立之年的金莎完成了自我的蜕变,撕下以往被贴上的“玉女”或者“小师妹”的各种标签,以创作才女的身份野心归来,带着最新创作单曲《想听听你说谎》,重新开始活跃。

  在接受《信息时报》记者专访时,金莎聊了在韩国留学的点滴,她透露对《易经》小有研究,在事业上的大决策面前,她常常会动动手指头,给自己卜一卦。她说自己最早的艺名、《十八岁的天空》的蓝菲琳就是自己所起。金莎研究易学,并以之来指导自己的创作和抉择,“把一些不好的结果避免掉,我年轻的时候研究姓名学比较多。基本上都很准,比如这次新歌的发布,现在的成绩还不错”。

  时隔两年再出新歌,当下乐坛的形势已不同以往,金莎坦言不抗拒参加真人秀节目,如果有机会能参加《我是歌手》,也会觉得蛮好玩,因为这个节目给了歌手很多重新展现实力的机会,跟她同公司的沙宝亮、满文军都通过《我是歌手》事业回春。

  谈到事业上的规划,金莎就颇为严肃和谨慎。《被风吹过的夏天》和《星月神话》之后,金莎也需要再有可以标示自己的歌曲。她透露新歌《想听听你说谎》,填词用了两天就顺利完成,但编曲部分整整耗费了半年,再加上录歌的波折,这首新歌前前后后耗时一年半。金莎通过钻研《易经》,还将歌名从《想听你说谎》改成《想听听你说谎》,“加多一个听字以后,这个歌名在数理上就是完美的名字”。

  在沉寂的那两年,金莎并没有闲着,她远赴韩国游学,展开了“自我增值”计划。她表示直到在韩国游学时才得到真正的放松,在那不用再记得自己是个艺人,“路上的韩国人也不认识我,有些老奶奶会走过来拍一下我的屁股,说‘漂亮’,我觉得很好玩”。

  据透露,金莎进修的学校是韩国培养专业艺人声乐及录音技巧的殿堂级学府,神话、BOA、李孝利、Bigbang 、Super Junior等韩国一线歌手都在此上过课。对于游学的成果,金莎表示:“以前只能唱平淡的歌,现在能唱一些高难度的歌。”

  已经两年没有新戏问世的金莎说还是很喜欢演戏,但现在接受更挑剔了,“不能让我演自己没兴趣的角色,我看了剧本以后会让同事们看,觉得演过了,没意思了,就不考虑再演了”。

  至于未来想挑战什么样的角色,金莎就说:“我希望是有点个性的角色,因为找我演的都是很温柔、乖巧、小白兔型的女孩子,我现在喜欢演毒舌的女人,想给观众新鲜的感觉,让他们看见不一样的金莎。”

  生活线 自认猫一样的文艺青年

  说起生活中的金莎,“猫一样的文艺女青年”是金莎对自己的总结,这句话也被她写在微博自我介绍中。文艺女青年的特征,无非是爱猫、爱旅行、爱读书、爱电影、爱音乐等。

  总体来说,还是才女的一种,娱乐圈中著名的文艺女青年代表如刘若英、徐静蕾、陈绮贞,他们多有自己独立创作的音乐、书籍、电影等。金莎有意向创作才女的路线转型,与文艺女青年的概念相一致。

  才情是文艺女青年不可缺失的重要指标,而在娱乐圈中,体现才情的方式莫过于独立创作的作品,金莎向创作型歌手转型实属偶然,也是必然。

  她说:“我本身就很喜欢填词,因为没有特别相熟的填词人能写出我的真实心境,所以自己写最方便,自己多花一些心思就能写出来的东西,还是自己做比较好。”

  而创作的灵感,则来自于金莎读的书、看的电影和听的故事,“我写失恋的歌的时候会上失恋贴吧,写暗恋的歌的时候会上暗恋贴吧,多看看别人的故事,再记录下来,写一些和大家偶有共鸣的东西”。

  但从韩国游学回来以后,金莎就不太敢写苦情歌了,因为进修学校的校长跟她说,歌手的命运会和她所唱的歌一样,这让金莎记在了骨子里,“院长举了很多韩国真实的例子,还蛮准的,那些经常唱苦情歌的歌手,自己本身也会遇到比如被男友背叛、出卖等,像白智英,她受到蛮多挫折的。我听了以后很害怕,现在唱苦情的、悲伤的、寂寞的歌会越来越少,希望自己的命运不要和歌里一样。二是希望自己的歌能传递一些正能量,不要太过虐,其实回顾短短半生,只有自己的情意最真。”

  除了写歌,金莎和许多文艺女青年一样,享受一个人旅行的时光,常在工作的间隙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但因为是公众人物的关系,她并不能和其他背包客一样落脚在一家别致的青年旅馆,这成了金莎旅行途中的遗憾。

  说起旅行中的趣事,她说有时候会犯迷糊,“有一次去北海道旅行,出发前买了一些日本旅游的相关书籍,做了一点攻略和笔记,但出发以后才发现忘记带了,去到日本以后只能随遇而安了”。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