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郑伊健否认看《古惑仔》怀旧:我当不了大哥(图)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23阅读:

郑伊健对目前的工作和生活状态很满足

  说起郑伊健,人们给他打上各种标签:爱玩的大男生,出道多年也没能拿影帝:大哥级人物,因为他扮演的旺角揸Fit人陈浩南深入人心;行事低调的大明星,连婚礼都“躲”到东京去办。

  但这些关于郑伊健的假设,到了他嘴里就变成了误读。前日,来到广州为新片《盗马记》宣传的郑伊健接受了羊城晚报独家专访,他说:“我最想做的是普通人,跟大家一样去茶餐厅吃饭、去超市买菜,就像前辈周润发。”

  【误读一】他接戏很挑?

  “我没那么复杂,拍戏就为了好玩”

  每年一到两部戏的公映节奏,郑伊健算不上高产,也让外界以为他很挑戏。在将于3月21日公映的新片《盗马记》里,郑伊健饰演一个鬼马侦探。为什么不去演大制作的合拍片?为什么不挑战更高难度的角色?郑伊健的答案很简单:“别把我想得那么复杂,我拍戏就是为了好玩。”

  羊城晚报:《盗马记》里的侦探角色哪里吸引了你?

  郑伊健: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以前香港有个UFO电影公司,拍过《新难兄难弟》、《流氓医生》、《阿飞与阿基》等好多喜剧片,当中有很多对香港中产生活的戏谑。王祖蓝都说,他是通过UFO电影,才知道香港中环人的生活是那个样子!我一直很喜欢看UFO的电影,《盗马记》很像UFO电影的风格,所以我就接了。电影里我演一个自以为是的侦探,遇到梁家辉饰演的大盗,结果失手了。还有一条我和陈慧琳的爱情戏,也很轻松搞笑。

  羊城晚报:是港产片的情结让你接了《盗马记》?

  郑伊健:只是一个方面吧。接拍这部戏有几个阶段,一开始听说和陈慧琳搭档,又有梁家辉加盟,都是很难得的拍档;后来又听说电影要去欧洲拍,那我还考虑什么,多好的旅游机会啊,就赶紧接了。后来才知道导演是李志毅,他是UFO电影公司出来的导演,拍过《流氓医生》和《新难兄难弟》,我很相信他的实力。

  羊城晚报:外人都觉得郑伊健接戏比较挑,看来你的答案很简单。

  郑伊健:我真的不挑戏,特别喜欢那种拍摄很简单的电影,最重要的是要好玩。如果拍电影不好玩,工作起来会很痛苦。像去年的《忠烈杨家将》,拍得就很艰苦,这样的电影我接得就比较少。

  羊城晚报:新片里你有什么突破吗?

  郑伊健:当然有,不要以为电影很简单,我就会演得很随意。所谓的好玩,就是能轻松地诠释角色,并且能有突破。我从来没有演过这样的鬼马侦探,还自己设计了一个烟斗道具,拿在手上很夸张,还能丰富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盗马记》之后,我又接拍了三部类似的喜剧电影,都是因为导演李志毅让我发现,原来自己还可以演鬼马搞笑的电影。

  【误读二】他比较贪玩?

  “走得比别人慢一些,但收获更多”

  郑伊健的成就似乎与他在娱乐圈里的“工龄”并不匹配,与他同期出道的男星,要么封了歌王,要么当上影帝。有人说这是因为郑伊健太贪玩,没事就在家打电游,或和女友出去旅游,很少在事业上发力。对于事业的巅峰时期,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那是一段空白记忆,能让我记住的东西不是这些,而是我的生活。”

  羊城晚报:大家觉得你比较贪玩,不爱追求?

  郑伊健:不是不追求,我只是比别人走得慢一些。这个圈里很多人都很拼,为了达到目标甚至忍气吞声,过得并不那么惬意。还有一些人付出了很多努力,最后一无所获。这两者都不像我,我走得慢,获得应得的东西就满足了。这也可能是我的性格使然,我是个比较被动的人,担不了太大的重任。

  羊城晚报:你也有过事业巅峰,比如《古惑仔》,那时是不是也很拼?

  郑伊健:老实讲,你让我现在去回忆那个巅峰期,做什么事情,取得了什么成就,我只能说那是一片空白。我的记忆里存储的不是那些你们认为了不起的东西,我更多记得的是,那些年和朋友们做过什么,一起去了哪里旅游。别人都说我贪玩,我不否认,我是做娱乐工作的,首先要学会娱乐自己,还有朋友和家人。当你回首人生时,发现大家都是一路走,一路玩,不是很幸福吗?

  羊城晚报:这种心态会不会让你在娱乐圈里过得不太自在?

  郑伊健:以前我的确会选择一些比较有压力的工作,但现在不会,已经完全看开了。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享受。就像有人把运动看成是竞技,一定要赢,而我是在享受运动,不在乎输赢,而在于比赛过程中交流。如果有一天,不拍电影了,不出唱片了,但还有一堆朋友,我们的友情还在。当年拍《古惑仔》时,刘伟强导演跟我说:“如果你不拍,这些灯光师、录音师就没有工作,你是不是想一想再决定?”后来我想清楚了自己在圈里的位置,有时候不是我需要我自己,而是别人需要我。

  【误读三】他像陈浩南?

  “我重情重义,但没有那样的号召力”

  去年的个唱上,郑伊健召回了陈小春、谢天华、钱嘉乐、林晓峰等“洪兴社”成员一同登台,令很多80后男生回忆起那段与青春有关的友情岁月。在很多人眼里,郑伊健就是大哥陈浩南,但到了郑伊健嘴里,这个标签又成了误会,“我像陈浩南那样重情重义,但没有那种大哥的号召力。”

  羊城晚报:是不是因为一头长发,给人一种当大哥的感觉?

  郑伊健:可能有些错觉吧。我读书时学校要求剪短发,妈妈也不许我留长发。后来工作了,做儿童节目,也不让留长发。直到拍古装戏,有次主演生病了,我们一直等他,等到我头发都长了,自我感觉还不错,就顺其自然地把头发留了起来,没想到成了一个标志。

  羊城晚报:你的“大哥”形象也是从《古惑仔》那个时候开始的?

  郑伊健:拍完那个系列电影,很多人都觉得我就是陈浩南。其实我和陈浩南有很大的差距,比如我当不了大哥。大哥要有责任感,任何事情都要冲在前面,承受很多压力,但我一直追求的是轻松惬意的生活状态。有一点我和陈浩南比较像,就是重情重义

  羊城晚报:去年你和陈小春等好兄弟在演唱会上相聚,感觉如何?

  郑伊健:很激动,当时我流泪了,忍不住去回想当年的友情岁月。我们是好朋友,但平时聚在一起的机会并不多,有时候一年都没有一次。好朋友就是这样,尽管平时也不怎么联络,但那种感觉是不会变的。

  羊城晚报:有很多影迷会重看《古惑仔》来怀念青春,你会吗?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