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歌手宋冬野:我就一卖唱的,其实特矫情(图)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23阅读:

王珞丹助阵宋冬野巡演北京首站

 

  纯种北京小伙儿宋冬野一边满嘴跑火车,一边表示嘴皮子不溜,在广州文艺青年的聚集地“方所”舌战媒体。这次分享会本来是为本月29日在星海音乐厅举行的“宋冬野雏儿劳鹊全国巡演”造势,但被他描述成“感觉像和一帮人看自己演的毛片”。

  生性顽劣、玩世不恭、偏激固执……这些在豆瓣上吸引文艺小青年的个性标签,如今正成为宋冬野与主流格格不入的证据。当然,他自己一点也不想改变,“别人说我身上还保留着一些纯粹的东西,大概是因为我的青春期太漫长了!青春期挺好的,该留就留着点儿吧。”

  “没觉得自己多牛,但就是不能混在那堆人里”

  因为《董小姐》,宋冬野红了。歌是他的,但唱红这首歌的是“快男”左立,这对一个民谣歌手来说多少有点讽刺。粉丝们也不为他的走红而高兴,反而有种初恋女友一夜之间人尽可夫的愤怒和惆怅。宋冬野一年前就定下的“百城巡演”,也因为这首歌的爆红变成一场事故——突然多了很多凑热闹的人,原定的live house容纳不下;演出商吞钱,黄牛党炒票,很多铁杆歌迷们买不起也买不到票了。被吓坏的他,今年只好改成在大剧场演,但内心最中意的仍然是只有五六百人的小场馆。

  羊城晚报:去年的巡演出了很多事故,还记得最夸张的经历是什么吗?

  宋冬野:来了一些执法人员,说你们这是非法集会,取消!最后我站在马路牙子上,身边围着几百号人,抱着琴吼了几首歌。

  羊城晚报:从独立音乐人到有了一大票粉丝,有不适应吗?

  宋冬野:特别多,像跑出来宣传我就特别烦,坐下来说“大家好,一定要来参加我的演唱会哟”,多贱啊,特别不要脸。再比如说,让我上一些特别虚伪的节目。

  羊城晚报:怎么判定一个节目虚伪?

  宋冬野:亲眼所见啊!比如说某榜,发来邀请函说宋冬野得奖了,80%以上的几率得两个奖,但是你需要出席。但是我就不想去,我讨厌那个奖,得奖的都是我讨厌的歌手。我没觉得自己多牛,但就是觉得我不能混在那堆人里,太丢脸。我跟公司激烈争论,说如果我不去他们马上把奖颁给别人你们信不信。公司的人不信,老板还说,你不去我替你去。老板刚要动身,那边电话来了,奖项改人了……

  “我就一卖唱的,没什么文化,从小就是坏学生”

  高晓松曾说:“摇滚是推土机,直接就宣泄,但民谣是一根针,用它的方法刺到你的心里。”宋东野的歌,就像一个个娓娓道来的故事,从他磁性而慵懒的嗓子里出来,带着点漫不经心又蛊惑人心的味道。但宋冬野说:“(我)其实就是矫情,不是成熟,非要把简单事情想得特别复杂,给自己一个心理暗示,自己成熟了成熟了,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羊城晚报:有人说你现在属于现象级的歌手……

  宋冬野:什么?我都不知道!我就是一卖唱的。就像给我颁一个文化大奖,左边坐着陈丹青,右边坐着邹静之,各种“你好你好”,都招呼我“小宋啊……”。我能跟人家聊什么,我又没文化,从小就是一坏学生,大专都差点没毕业,很难适应。

  羊城晚报:你有过飘飘然的时期吗?

  宋冬野:有啊,特别浮躁,觉得自己特别牛,别人都不行!好在马頔、尧十三他们给我浇冷水,“宋冬野你现在就是个傻×,你不能这么干,哔——”那段时间我们住在一起,他们劝的那些话我不能说,都是脏话,因为互相间特直接。说开了大家都能想明白,然后就安静下来各干各的。

  羊城晚报:老看你在微博上喷,也有人说你说话太直了,有没有考虑圆滑一点?

  宋冬野:不会。有些朋友,现实中这样,上电视怎么就那样了?导演是给他们洗了多少脑?不理解。等到自己去上节目,发现完全做不来,导演来给我洗,我还跟他急了,一些晚会什么的我直接就撤了。

  “女友王小姐特懂事,从来不吃女粉丝的醋”

  《董小姐》火了之后,外界对歌曲中这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好奇心爆棚。但宋冬野除了表明“董小姐”是一普通朋友、摄影师之外,其他一律打死不说,不过这不影响坊间衍生出各种“知音体”故事。宋冬野听说后一阵后怕,暗忖还好火的不是《关忆北》,那可是一位同学的真名。

  而宋冬野的正牌女友,其实是位“王小姐”。两人在北京去天津的路上相遇,女孩一眼认出宋冬野,主动跟他搭讪。得知王小姐会拉大提琴,宋冬野就让她拉一个,听完后宋冬野说,走吧,跟我巡演去吧,于是她去了,两人就在一起了。宋冬野夸王小姐懂事大方,“虽然她远在英国,但从来不担心不吃(女粉丝的)醋,这是我最喜欢她的一点。”

  羊城晚报:话说天蝎座应该是特别能帮朋友保守秘密的,你倒好,把朋友的故事全写到歌里,人家还敢跟你分享心事吗?

  宋冬野:敢啊,我是知心大哥啊,但我不想让歌里的这些人在大家面前出现。比如《董小姐》,很多人会说董小姐是宋冬野的什么什么,和宋冬野发生过什么什么,甚至编一个我完全想不到的故事。其实这首歌特别悲,是一个经历非常复杂的姑娘的故事,当然我没有详细地把这些痛苦写出来。你说那些难听的评论让一个可怜的姑娘看见,她会怎么想?

  羊城晚报:你的私生活丰富吗?

  宋冬野:丰富吗?我的私生活还丰富?你说是哪种?每天看月亮组(注:豆瓣小组,全名“我们代表月亮消灭一切居心不良的乐手小组”,专门爆料乐队乐手私料)的爆料,挺可乐的,但是当你认识了文章中的那些人,你就会发现那些爆料特别假。关于我的看过两篇,有一篇写我在某市骑车带着小姑娘去干吗干吗,可我发现这个地方我还没去过呢(翻白眼)。

  羊城晚报:你的歌里经常唱到“果儿”,很多人觉得你们搞民谣、搞摇滚的都特别乱?

  宋冬野:“果儿”和“雏儿”一样都是北京话,就是指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被如饥似渴的人改成了特别喜欢和乐手怎么怎么样的姑娘。确实是有这样的人,但是非常少。

  羊城晚报:能打动你的“果儿”是什么样的?

  宋冬野:就是我媳妇儿那样啊……我还能说别的吗?哈哈。

  “土豪邀请商演肯定去,闷声发大财必须的”

  大家叫宋冬野“胖子”,但他的性子着实不像外表那么圆润。他讨厌一本正经的宣传、受访,宁愿跟一帮记者吹水瞎侃,遇到一些“比较官方、比较上层”的记者同志,还会毫不留情地揭穿,“眼看旁边摞着一叠专辑、还有特别大一海报,对方还拿着一小本特别认真地问‘宋冬野先生你什么时候出专辑我好想买’,这让我很无奈”。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