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大张伟谈择偶标准:我喜欢李湘那种母性强的(图)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24阅读:

大张伟模仿恶搞刘谦 

  大张伟是歌手界特立独行的存在——自称是“写摇滚”的,却凭借“洗脑歌”火遍全国,作品《嘻唰唰》、《穷开心》至今是KTV长盛不衰的金曲;跑去玩模仿秀,在《百变大咖秀》里一次又一次“恶心明星,成全观众”;当人们把他归为“笑星”时,他又冷不丁以歌手身份站上了央视春晚,还得到了多少歌手都眼红心热的独唱机会……谈起这些经历,大张伟亮出招牌式的玩世不恭:“嗨,人生嘛,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开心就得。”“非说我‘杀马特’(非主流),我最烦这个。”

  因人生无常,故嬉笑面对。就像15岁摇滚乐队出身,怎么也想不到30岁时会站在舞台上模仿恶搞明星;上春晚唱歌,也没有想到半个月后会在另一台晚会上调侃自己“春晚假唱”。对于背负的种种非议甚至骂名,大张伟语出惊人:“你要能骂出花来,我可喜欢了!”

  【关键词:假唱】

  “没点自黑精神,艺人怎么活下去?”

  大张伟在湖南卫视《元宵喜乐会》上表演的小品让“专业吐槽”的网络段子手们都感到无从下“嘴”,因为他对让自己成为话题焦点的“春晚假唱”一事“果断自黑”。他扮演的唐僧对着贾玲扮演的蜘蛛精无休止碎碎念,贾玲不胜其烦,脱口而出:“词儿背得那么熟,春晚干吗假唱呢?”他假装愣了几秒,一脸尴尬,“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这都15天前的事儿了,我爸妈都知道了。”

  羊城晚报:在小品中调侃“春晚假唱”,这点子最早是谁提出的?

  大张伟:我自己提出来的,之前设计的台词我觉得不够狠,节目也没有最爆的点。怎么办呀?那就不如说说假唱吧。

  羊城晚报:你可真够“牺牲自我”的。

  大张伟:咳!也不叫牺牲,我觉得这也不是一个特严重的事儿,是观众不明白,这是电视节目播出要求的问题。全中国电视台的晚会录音水平都达不到《我是歌手》那样,如果效果特别差,对艺人不好,对电视台形象也有损。不过大家爱说这个,我也无所谓,既然大家都说,我不如自个儿说,但是从我嘴里说出来有点刻意,就让贾玲来说,这样更狠。

  羊城晚报:这么黑自己,不怕更多人来黑你?

  大张伟:无所谓吧,艺人名声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一会儿好一会儿坏。有时候一个人整得跟劳模似的,指不定出一什么事儿被逮着了,名声就立马一落千丈;过两天又出来,大家又把前边儿的事儿忘了。艺人吧,本来就是带给大家话题的。而且人得有“自黑”精神,不然怎么活下去呀?你看现在那么重的雾霾,所有人也不搬家,都在那儿自我调侃呢!

  羊城晚报:平时会关注网上的评论吗?

  大张伟:看呀,一感觉大家快要骂我了,我就赶紧去看。每个人都骂得不一样你知道吗?千奇百怪的,可好玩了。当然有纯人身攻击的,我看了也有点不高兴,但你要能骂出花儿来,我可喜欢了!以前有一个专门骂街的网站,我是忠实听众,那些人骂街那叫一溜啊,哇塞我从来都想不到有些话还能那么接,他们能把很多完全不相干的事儿搁一块儿噼里啪啦说半天。我真是叹为观止,就跟听相声似的,能乐半天,这也是北京南城人的特点,就是特喜欢看别人骂街。

  【关键词:春晚】

  “不到三十儿那天,我就当是一笑话”

  今年31岁的大张伟,15岁出道,曾是花儿乐队主唱。但即便在最红的时候,他也没有登上过央视春晚;反而是到了“人生最低谷”,歌手身份几乎被综艺咖身份替代的时候,突然上了春晚,还在这个“寸秒寸金”的舞台享受了2分52秒的独唱待遇。

  羊城晚报:今年你出现在春晚舞台上大家很意外,都在猜是不是有什么内幕。

  大张伟:就是机缘巧合,冯小刚当时觉得整场演出没有快歌,正好我不是签约恒大音乐嘛,老板宋柯是春晚的音乐顾问,他就推荐了我。冯小刚知道我的《嘻唰唰》是个特欢乐的歌,他赶紧把《倍儿爽》听听,当时就拍板了!

  羊城晚报:接到邀请时意外吗?

  大张伟:我也不相信这事儿是真的,第二天我还睡着被叫起来,还去晚了,到了组里人对我都倍儿热情,让我受宠若惊。不过我妈我爸以及朋友都说,别太当回事儿,能上春晚的要么得是艺术家,要么得是最近爆红的人,对我都没抱很大希望。我也害怕回头再让我下了,心里受不了,所以我那会儿常说,不到三十儿那天,我就当上春晚是一笑话。没想到最后就这么一审二审三审、一步一步走过来了,哎呀,感谢老天爷呀。

  羊城晚报:昨天见到大鹏(马年春晚蔡明小品《扰民了您》主演之一),他也说春晚上台那一刻突然紧张到嘴唇都有点木,你有这种感觉么?

  大张伟:没有,大鹏老师不是刚红嘛,我早就红了,都红过好几轮了(大笑)。开玩笑啊,很多人上春晚都会特别精心准备,当然我也会,但我不是用生命演节目的那种人,我就保持微笑,阳光健康。有一阵儿好多领导老觉得我的形象不够健康,说我跟非主流似的。

  羊城晚报:你觉得自己不是非主流?

  大张伟:他们非给我搁“杀马特”(非主流)那儿,我最烦这个。总之挺开心的,上春晚是一个歌手人生的里程碑呀,这人生最美好的时刻一定要好好享受,怎么能去紧张呢?

  羊城晚报:现在是不是演唱邀约更多了?对歌手的理想激情重新燃起来了吗?

  大张伟:那是肯定的,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也没什么理想不理想的,说那么多理想给谁听?人生嘛,就是山不转水转,给我海洋时我就乘风破浪,给我天空时我就翱翔呗,开心就成!

  【关键词:恶搞】

  “大咖秀的不正之风,是我带起来的”

  花儿乐队在2009年解散后,大张伟一直单打独斗,但并没有引起太大反响的作品。最近重回大众视野,是因为在湖南卫视明星模仿秀节目《百变大咖秀》中的搞笑表演。在这个舞台上,“歌手”大张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极尽逗贫耍贱之能事的“捣蛋侠”。

  羊城晚报:没想到你会在“大咖秀”留那么久……

  大张伟:最开始我就是瞎演,人家节目高端大气,像我这么Low的……(大笑)后来越演节目组越信任我,我就把那些二百五的本事一招招亮出来。节目一开始特别正经,以“像”模仿对象为目的,后来就干了很多本尊根本不会干的事儿,这个舞台的不正之风是我带起来的。

  羊城晚报:你在台上恶搞别人,不怕人家投诉?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