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海清不演好媳妇为求改变 或上亲子节目分享育儿经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25阅读:

  近两个月来,海清成为眼下最流行的“导师阵容”的一员。在加盟《中国好舞蹈》之前,观众更习惯于通过影视作品中的角色记住她,《双面胶》、《蜗居》、《媳妇的美好时代》等一系列作品,一度使海清成为无可替代的“国民媳妇”。然而海清并不止步于此,她一直在努力寻求改变,无论是出演《赵氏孤儿》、《北京遇上西雅图》还是《抹布女也有春天》,抑或是上时尚杂志变身“白发女魔头”,都是为了呈现一个不同的海清,即便这些角色一直在挑战观众的认同感。去年海清还担任了湖南卫视《快乐男声》的“微神”,一时玩得兴起向欧豪单膝跪地的豪放之举引来不少粉丝和观众的吐槽和争议,“这还是我们心目中那个‘最会演戏、从不炒作’的海清吗?”直至在《中国好舞蹈》中,海清让观众更加清楚地认识并了解了她的不掩饰、她的真性情。

  海清的改变还有很多。记得2006年《双面胶》播出时,记者通过出品方华录百纳约了海清的采访。宣传人员私下告诉记者,海清刚刚生完孩子,状态不太好,而且她不太想聊私生活。而近两年海清每每在采访中提到儿子,都会情不自禁地兴奋起来,然后谈她自己对教育的独特看法。不久前,海清的老公也首次因为现身《中国好舞蹈》的录制而被媒体曝光,海清也大方开聊自己和老公的情史。采访过程中,海清的言谈举止中常流露出来的温情开朗,都显示出现实生活中她作为妻子和妈妈的满足,既然如此,“幸福为什么不能晒?”

  参加“好舞蹈”不为赶风潮

  北京晨报:当初参加《中国好舞蹈》是为了赶“明星上节目”的风潮吗?

  海清:真不是。节目组的人了解到我有跳舞的经历后找我好几次,我当时正在拍戏没时间,都拒绝了。后来他们又找到我长谈过一次,我就聊了对舞蹈的理解、对国内舞蹈行业的一些看法,听完之后他们就说,这个导师席位必须是我了。

  北京晨报:在这个节目之前,知道你有跳舞经历的人真不多。

  海清:以前采访都是在聊戏,我也很少被问到之前是干吗的,可能是一直没有机会跟大家分享吧。我12岁学习舞蹈,17岁进入江苏省歌舞剧院,除了跳舞还开始做编导,团里想送我到北京舞蹈学校去学现代舞编导课。我后来决定,如果要去,我也要到国外去学,我想吸收最先进的东西。但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先天的身体条件不适合跳舞,将来也没什么太大发展,就索性离开舞蹈,改考了北京电影学院。

  北京晨报:看《中国好舞蹈》的淘汰环节,每次抉择你都会流泪,如此真情实感的投入会不会弄得自己很“虐心”?

  海清:太难过了。我没那么坚强,最后反而是学员抱着劝我说,“清姐,这就是个节目,我们比你还清楚。”但是因为我是个演员,特别容易当真。

  北京晨报:参加《中国好舞蹈》和你去年参加“快男”的心态、形象定位有什么不同?

  海清:“快男”就是经纪人让我去的,这个“好舞蹈”,我拿它当自己的事了。我就是挺希望能够有更多人看舞蹈,不是来看我。

  不演“好媳妇”只为求改变

  北京晨报:你这些年不断改变的目的是不是一直想摆脱“国民媳妇”的名号?

  海清:没有一个演员希望被定性为曾经演过的一个角色,因为你永远要看下一部。像孙俪演完甄嬛以后就急于破掉,演了辣妈。我演完《玉观音》后,就有大量的戏找我演跋扈的公司大白领,我全部推掉。当时我还在解决温饱呢,住在朋友提供的房子里,房租半价。对,我是这样走路的。我今天不接媳妇的戏和我当年不接强势女性的戏,性质是一样的。

  北京晨报:近两年家庭戏依然是荧屏的主流,会不会因此失去一些好角色?

  海清:其实这些年没再演“媳妇”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在《媳妇的美好时代》之后再没有遇见一个让我兴奋的剧本。如果现在有的话,我还是会考虑的。

  北京晨报:除了“国民媳妇”,你希望自己身上的标签越来越多吗?

  海清:对,演员只要被固定为茶水也好可乐也罢,下一个可能性就会越小。马龙·白兰度曾对强尼·德普说过,小伙子,你一年接几部戏?强尼说一年两部。马龙·白兰度很惊讶,这么多?强尼说我已经接得算少的了。马龙·白兰度说,小伙子,你口袋里有几张扑克牌你知道吗?我们演员是这样的,很多人并不知道口袋里有几张牌,但我清楚,牌就那么几张,一人千面不可能达到,所以会谨慎地打出每一张牌。

  或上亲子节目分享育儿经

  北京晨报:你对儿子的穷养政策在小范围内都传开了,现在毫无变化吗?

  海清:仍然如此。现在他上学了,我平时是不给他零用钱的。前几天,他们学校举行一个义卖活动,每个小朋友最多用20元去买一些小东西,帮助贫困地区的儿童。我给了他20块钱,他给姥姥、姥爷、爸爸、我还有一些亲戚都买了东西,唯独没给自己买,还说他只要看一眼自己喜欢的东西就行了。

  北京晨报:上次采访你也提到在香港迪士尼玩,一块100多块的手表被你形容为天价,最终也没给儿子买。这样的“穷养”是不是有些矫枉过正?

  海清:我觉得我让他有阴影了。前几天又带他去迪士尼,住迪士尼宾馆里,他特别兴奋地说:“哇,这是天堂吧?”然后紧接着问:“妈妈这得花多少钱啊?”我说所以妈妈回去要工作很久才把这个钱挣回来。本来我儿子不爱吃早饭,那天极其认真地说:“我要吃多一点,是妈妈辛苦挣回来的钱。”我说你别再吃了,再吃吐了。

  北京晨报:有没有考虑过参加亲子节目,分享你的育儿经验?像乐嘉和六六最近就要开播一档《妈妈听我说》。

  海清:六六非常有经验,这节目适合她。我不知道我的方法对不对,但如果有这样的节目我会考虑和大家探讨一下儿童教育的话题。晨报记者 冯遐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