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Hebe田馥甄:我才不是一个文艺青年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26阅读:

  “老艺人”焕发新生机,台湾歌手田馥甄是很好的例子。尽管仍然瘦弱美貌,却已顶着Hebe的名字随女子组合S.H.E出道多年。直到2010年,她重拾田馥甄的名字,单人唱片三部曲从《To Hebe》、《My Love》到如今的这张《渺小》,成功从偶像女歌手向有品位的文艺女歌手转型。

  但实际上,田馥甄只是一个会在闲暇时候逛逛信义诚品书店,过年时候才有空看书看片的普通青年。上周五,早报记者在她的新专辑《渺小》签售会之前采访她。田馥甄很坦诚,不会往自己的专辑上贴金。在听到“文艺青年”这个称谓的时候她连连摆手,表示自己“才不是一个文艺青年”。

  “渺小”来自一首诗

  专辑《渺小》延续之前路数,走的仍是文艺路线。同名主打歌《渺小》,来自田馥甄某日买了一本波兰作家维斯瓦娃·辛波丝卡的诗集。“她得过诺贝尔文学奖嘛,我觉得其中一首诗不错,就是讲人的渺小。然后我就感叹自己是幸运人,能够唱自己的歌,遇到两个好姐妹,在这个丰盛的世界拿了很多东西。但是宇宙又太大,没法什么都得到满足,于是就有了这个想法。”

  有了想法,为何不索性自己作词?田馥甄“噗”一声笑出来,“我懒啊。我就把自己最近的想法写了一篇文章丢给施人诚,让他转交给词人们,歌就来了。”

  那么华研公司最近上市,作为当家花旦会不会因此分得一笔股份于是可以少辛苦一点?她想了一下说:“不会啊,我不懂,第一次开证券户头还是因为这一次公司上市。我大概会交给妈妈看一下,因为我要么忙得要死,要么睡到自然醒就是下午1点了。”

  唱了那么多年歌,会不会去主持或者演戏?“也不会啊。我主持超无聊的,怕会拉低收视率。演戏也不行,因为我老是担心下一句台词是什么,就没法入戏。”那如果音乐也不做的话,会做什么?“就是公司普通职员吧。我会迟到,大概会因为一直迟到所以老是跳槽。”

  唱法还没找对路

  《渺小》的制作班底一流——香港的周耀辉、林夕、黄伟文,台湾的陈小霞、施人诚、姚若龙,华研举办词曲大赛的胜出者蓝小邪也贡献数首。然而大牌们似是集体有失水准。黄伟文一再重复的“其实这个人已与我无关”(《其实这个人已与我无关》);林夕的“雨濛濛,情深不深,只要醉醺醺的。美不美,只要看是否爱得暧昧”(《不醉不会》)——谈情亦谈得浅薄,实在只是大师们的应卯之作而已。

  至于田馥甄的诠释,豆瓣上网友们的评论“领悟力不足,声线虚弱,完全撑不起作品”可谓一针见血。如果说《渺小》因为想表现宗教主题而故意弱化了副歌,扁平和虚化了编曲,而田馥甄用气声压着嗓子唱尚属于配合歌曲意境的话,在演唱《终身大事》这样的环保歌曲、《你快乐未必我快乐》这样的率性之作、《其实这个人已与我无关》这样的倔强情歌时,她却依然用一样的柔脆方式演绎,就不太合适了。

  这些歌写得怎么样?田馥甄依然大剌剌地答:“不错啊,能和那么多人合作很开心。”那你的气声唱法呢?“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找到对的路,只能让我的领悟力带我走到哪算哪。”

  然而话说回来,《渺小》总算是一张好听又无害的专辑,可以抚慰一下耳朵。

  记者 钱恋水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