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甄子丹:观众认不出我 评价会更纯粹(图)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26阅读: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当公布由甄子丹来演绎孙悟空时,观众并不担心动作场面,而是甄子丹演绎的猴子的肢体语言和神态是否会“毁了童年”,因为有六小龄童这个全民心目中的经典美猴王形象在先,之后多个版本都纷纷败下阵来,即便周星驰,也是绕开了肢体方面的比较,转攻剧情和对白。

  甄子丹却决定知难而上。在他看来,正是因为孙悟空在人们心目中的印象太深,颠覆反而成了最不可取的表演方式。他专心钻研了六小龄童的演法,看了以往所有戏曲片、影视作品、动画片,包括国外关于人猿、猩猩等的影视作品,还专门跑去动物园观察猴子,了解它们的生活习性。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是以猴子的方式走路、吃饭,有一天,太太突然对他说:“别总是用一只手抓另一只手,小心成了习惯。”

  媒体场映后,记者们对于影片给出了各种槽点,唯独甄子丹的表演获得了一致好评。他此次的表演既沿承了六小龄童版孙悟空的风格,又有自己独特的动作风格,也正是因为他的演绎,令这部在剧情、角色设置上较以往都有很大颠覆的新版《西游记》,多了不少怀旧、致敬的味道。

  最好观众都认不出我,评价会更纯粹

  新京报:说实话,这部电影之前我最担心的就是你对孙悟空的演绎,其实你也可以选择颠覆式的表演方式,毕竟六小龄童的版本太深入人心了,为什么依然决定向他的表演风格贴近?

  甄子丹:成在孙悟空,败也在孙悟空,我很知道自己的重任和压力。其实贴近经典的表演是我坚持的方向,倒不是不敢颠覆,而是从小我们都是看着“孙悟空”长大的,六小龄童演绎的孙悟空又是被公认的最经典的版本,那么好的东西就应该沿承下来。

  当然我也不能去完全模仿,因为你模仿得再像,也不可能做到一模一样,况且既然是在新的年代,再拍孙悟空,还是应该有一些创新。我希望能演绎出甄子丹的风格,但最终还是要等观众的评价。

  新京报:周星驰演孙悟空时就是避开了经典,转向颠覆。

  甄子丹:他很聪明,因为他没有京剧功底,也没有武术功底,不可能像六小龄童那样去演绎孙悟空,所以他在《大话西游》里就处理成了一个很懒散的猴子的形象,而且把故事主要放在了爱情上。

  但我不想避重就轻,大家都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是一个愿意挑战的人,每一部电影都希望能超越前部。当然也有失败的,《关云长》里我就是失败的,我从不避讳这一点,对三国我就是个白痴。但是演孙悟空,我还是有底气的。

  新京报:如果不是前期的宣传,化完妆后,观众一定看不出这个孙悟空是你演的。

  甄子丹:这也是我的坚持,最好观众都认不出我来。我希望观众把我之前演的所有形象全部忘掉,说,这个孙悟空演得不错,谁演的?而不是带着一种既定的印象去看,这样的评价也会更客观和纯粹。

  对白接地气能带来欢乐,为什么不?

  新京报:之前曾想过这辈子会演一次孙悟空吗?

  甄子丹:完全没想过。当投资老板找我来演的时候,我完全愣在那儿了。缓过神之后,我首先问老板的是,你有没有钱去拍?因为这个题材注定是一部大手笔的制作。老板告诉我投资数额时,我觉得还是可以试一把的。

  但对于是否演孙悟空,我还是想了很久,最后才答应老板,说,好吧,我陪你一起玩。虽然当时语气装作很轻松,但我知道,这条路会走得很辛苦,压力也是空前的。孙悟空绝对是我演艺生涯中挑战最大的角色,但,好玩也在于此。

  新京报:甄子丹版孙悟空将是什么样子?你经历了什么样的创作过程?

  甄子丹:这个问题我也想了很久,既不能完全模仿六小龄童,也不能像周星驰版避重就轻,更不能像黄渤版很神经病的那种。

  有一天我正在想这个事,小儿子在身边不停跳来跳去,我突然觉得,我演的孙悟空就应该是一个小孩,他应该有孩子般的童真、单纯和善良,因为大闹天宫的故事是从孙悟空出世到西天取经前的经历,这段时间他其实就是一个孩子,所以演的时候,我也借鉴了一些小孩子的动作和神情。

  在我看来,我演的孙悟空就是一个从动物变成人、一个小孩子的成长过程,而不是一出世就是一个超级英雄。

  新京报:片中很多对白是很接地气的,你同意这种设置吗?

  甄子丹:总不能用古文讲对白吧(笑)。这部电影就是想拍成一部合家欢电影,不必让大家深动脑筋,如果接地气的对白能给观众带来欢乐,为什么不可以尝试?

  我为港版配音时也自创了很多接地气的对白,比如孙悟空当弼马温放天马时,国语配音版的对白是“释放”,粤语版就结合香港跑马,加入一些“过了一个马位”之类的对白,配音时大家就全乐了。此外,我也不希望模仿李扬为六小龄童的那种从嗓尖发出来的声音,一是太舞台感,二是,他的配音也已经是个经典了,不需要重复。

  武行出身,有责任传承动作片

  新京报:你的孩子听说你要演孙悟空时,是什么反应?

  甄子丹:开心得不得了。我还曾带着造型做孙悟空的动作表演给他们看。我最开心的一件事是,终于可以带着我的孩子去看我演的电影,以前我从来没这样做过,因为觉得不适合。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的一个心愿。

  新京报:刚才你也说,这次成也孙悟空,败也孙悟空。其实你完全可以不去碰这样具有争议性的角色,从影这么多年,是什么还让你有不断挑战的动力?

  甄子丹:有两个原因。一是,我从影31年,不断创新是我一直以来的坚持。《叶问》拍了两部之后我喊暂停,不是不可以演下去,而是我找不到新的东西了,我不会因为叫好又叫座而去拍我没有感觉的角色。二是,我越来越感觉自己有一种使命感。其实我是稀里糊涂入行,以前从未想过会当演员,但一拍就是31年,我想其中一定有原因。我早就可以退休了,我并不是一个追逐名利的人,我和太太平时过的生活都很简单,那些我购豪宅之类的报道都是假的。既然甄子丹已经成为华语动作片的一个标杆,那么我觉得,武行出身的我,有责任把动作片继续做下去。

  我们的很多武行都被好莱坞挖去做动作指导,现在老外的动作片拍得比我们的都好看,人家电视剧的水平都已经像我们电影的水平,而我们的一些动作片反而还停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这让我很纠结,也是我很不愿意看到的。

  这次《西游记之大闹天宫》其实也承担着这样一个重担,我请你们好莱坞最好的特技团队、最好的3D摄影师和化妆师,来做我们中国电影人主导的中国故事。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这部电影也是我们华语片工业上的一个里程碑。虽然还有很多不完美,但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总不能用古文讲对白吧。这部电影就是想拍成一部合家欢电影,不必让大家深动脑筋,如果接地气的对白能给观众带来欢乐,为什么不可以尝试?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