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殷桃谈“转型”:我觉得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图)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27阅读:

  殷桃最近顺风顺水。12月27日,在第29届“飞天奖”颁奖盛典上,她以电视剧《温州一家人》获“飞天奖”优秀女演员奖。在热映的成龙电影《警察故事2013》中也有出色表演。近期还有田沁鑫话剧《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排练任务。而正在北京卫视热播的都市剧《无贼》中,她更是一改美女形象,当起了顶着一头烫发、画着烟熏妆的底层出狱打工者,无论造型还是肢体语言都挑战了熟悉她的观众的心理预期。

  人物

  很多人觉得她演不了坏女人

  从《历史的天空》中英姿飒爽的东方政委、《幸福像花儿一样》中前卫时尚的舞蹈演员大梅、《搭错车》里清纯自然的女儿阿美,再到《杨贵妃秘史》中的杨贵妃、《武则天秘史》中的武则天,殷桃跻身电视剧一线花旦行列的过程似乎是悄无声息的。就在观众欲用军旅和古装的标签为她定型时,殷桃又摇身变成了《温州一家人》中坚忍的周阿雨。殷桃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漂亮的演员,她挑戏时更在乎角色是否够“生动”。

  《无贼》中的乔安娜在殷桃看来很“生动”,这个贼婆从小没爹养没娘疼,和一名惯偷段虎相依为命,当她即将升级为母亲的时候,开始不得不面对一场痛苦而艰难的蜕变,从只知挥霍享受的不良少女,成长为一位坚强隐忍的好母亲、好妻子。

  谈到不惜自毁形象积极“扮丑”,殷桃说,乔安娜这个角色其实是“释放”了自己,“拿到剧本后我特别兴奋,一口气就看完了,以前我演的角色都是贤淑温良型,其实我骨子里也有挺怪的一面。”殷桃觉得乔安娜帮她打破了以往的表演程式,让她找回了最初作为演员的快感,就像“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乔安娜的前后变化就像她自己慢慢在长大一样。

  最初,很多人觉得殷桃并不适合这个角色,因为她之前的形象都太正了,一看就是一个很乖,思想上很端正的女孩子。演《女人一辈子》的时候,导演跟她说“你一看就不像会欺负人的人”。所以,当编剧彭三源和导演丁黑给她《无贼》的剧本时,殷桃还挺诧异,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演出另一面。她很感谢导演丁黑的处理手法,在造型上,很多时候丁黑都反着拍。比如,戏里乔安娜当白领、穿西装,把头发吹成一个“鸡屁股”,化着很浓的妆,她觉得自己是很美的,但丁黑故意在镜头处理上把她拍难看。因为这个时候乔安娜的心态是扭曲的。可是恰恰她开始在菜市场里卖菜,她认为自己特别难看、穿得脏兮兮时,导演反而会很讲究镜头和光线,尽量把这个女孩子拍得漂亮,因为他认为劳动中的女性是美的。这部戏几乎首次让殷桃不去刻意惦记自己的形象。

  殷桃觉得乔安娜身上有很多黑色幽默的成分,她虽然做过错事,但其实是一个特别傻,特别笨的女孩,“她一直很积极地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之前的一些方式和方法都不对,这种黑色幽默让你刚开始很想笑,但后来又感觉心里有点酸,因为她单纯得有点过头,不知道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处理问题的方式特别粗暴,有一点点报复社会的心态在里边。”但让殷桃特别感同身受的是,这个角色和很多缺爱的女孩子一样,只要有一个人稍微对她好一点,不管对方是谁,她都会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拼命对他好,依赖他。

  “至少全世界都抛弃我的时候,你还会保护我,会在我身边,这个可能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所以她的出发点我特别能理解,我从一开始就没把她当作一个坏孩子来演,我不觉得她坏,她只是做错了许多事情。”

  对话

  “我觉得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

  记者:就在很多人认为你走军旅或古装路线已经轻车熟路时,这次却在《无贼》中打破常规,无论剧情还是造型都可谓是大逆转,是想转型觅突破吗?

  殷桃:其实没有特别去想,就像吃一个东西,老吃的话时间久了肯定会觉得腻,所以对于我来说,新鲜感的角色会让我在工作时感到快乐。而且我现在的心态跟刚毕业时很不一样了,对一些事物的感悟和看法也希望通过角色表达出来。现在的我,其实更喜欢多面性的,有一些缺点或者小毛病的人物,这样可能感觉更真实。

  记者:这种改变从前段时间你接拍的《时尚女编辑》、《温州一家人》已经让人感觉出来了,你开始饰演更多现代戏角色,尤其是都市独立女白领。

  殷桃:我觉得现在遇到的这些角色是一件很有缘分的事情,如果早几年遇到的话,我可能不一定有这么多体验来演她们。包括刚刚出道的《搭错车》,可能放到现在,虽然演技好了但是我不一定有那种眼神和青涩感,每个角色都会留下痕迹。当女人过了30岁的时候需要改变,需要找到角色来突破,我觉得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

  记者:这次拍戏据说你把自己完全“落地”了,比如有些镜头为了表现人物的狼狈,镜头把你拍得有些矮胖,还有拍你卖菜的戏时,有围观的观众都没认出是你。

  殷桃:造型我是交给导演去把握的,反正我演这个戏真的不太会在意自己是一个什么样子。那场戏是我们第一天去菜市场,去得比较早,布好景了,他们把机位都藏起来,我就站在那个摊儿,有很多卖菜的,然后陆陆续续有些人来买菜,大家都低着头在挑菜,我之前就跟旁边卖菜的大姐问过,这些菜大概都是多少钱,怎么称,那秤怎么用。所以后来有几个人来买,低着头选菜,葱啊小芹菜啊,挑好秤完之后我就给她了,然后人家扭头就走了。我当时特别兴奋,因为我觉得至少我那个状态是符合这个人物的,才不会让别人觉得,咦,这个卖菜的怎么很奇怪。

  记者:你曾在春晚上演过小品《我心飞翔》,让人看到了你多面性的才情,今年还会再携节目参加吗。接下来有哪些工作计划。

  殷桃:今年春晚没有接到邀请。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有才气的女孩儿,其实我除了演戏别的都不会。唱歌朗诵什么的都是春晚导演组要求的。接下来我可能要排一个话剧,其实我本身在学校念书的时候也学的是话剧,所以有机会能够重新站在话剧的舞台上,我还是挺兴奋的。这个话剧是田沁鑫导演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算是纪念莎士比亚诞辰450周年的一个献礼吧。

  记者:在娱乐圈一直有种说法,一线明星拍电影,二线明星拍电视。电影明星似乎比电视明星高贵,不少电视明星也纷纷以挤进电影圈为荣,甚至不惜零片酬。你自己有这么急迫地想往电影圈发展的心情吗。

  殷桃:关于电影和电视剧谁更高贵这个事儿,我觉得需要允许各种声音的存在吧。对于演员来讲,是两种不同的表现形式,电影拍得更细致,画面出来更精美,但是电视剧也非常考验演员,它篇幅更长,需要表现的人物更完整,也很见功底。其实我自己在演员这个职业里很清楚,拍电影也并不代表你的专业多么好,不能以电影和电视剧来区分,只不过给你带来的东西会不同,这就是你自己的选择。所以有人回归电视剧,有人去拍电影,都是演员在目前状态无法满足自己时才去让自己完善,不论是从专业上的提升,还是收入上的提高,都属于正常。(记者 王雯淼)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