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刘欢:我只是个“音乐爱好者” 对音乐怀敬畏之心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27阅读:

刘欢在《中国好歌曲》录制现场。

  2009年,刘欢患病,被诊断为“股骨头缺血性坏死”。他日前在上海《好歌曲》发布会上对媒体说自己现在身体已恢复,并感谢大家的关心。接受本报采访时,刘欢坦言那段手术前一瘸一拐的日子最让自己难过,一度生活质量很受影响。鲜少出个人专辑的他表示自己的创作大多是兴趣来了做一做。刘欢一直保有对音乐的敬畏之心,谈及若干年后希望别人如何评价他,刘欢直言:“我好像从来不会去想这种问题。别人如何评论你那是别人的事。可以问心无愧的称呼应该是‘音乐爱好者’。”

  □谈过去

  现在最看重的是健康

  记者:您如何看从当年参加歌唱比赛到演唱影视歌曲慢慢成名的道路?很多选秀选手都苦于无法成名,您对于这些后辈想说些什么?

  刘欢:我还真不是慢慢成名的。1988年那会儿,媒体对我用得最多的词儿就是“一夜成名”。怎么说呢?还是那句俗话,机会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的。

  记者:音乐道路上走了几十年,和其他歌手比您出的专辑并不多,可以说下原因吗?

  刘欢:前面其实我已经回答过类似的问题了。我是个随心所欲的人,一直比较自我。碰到能有我施展音乐创作空间的影视剧音乐邀约,我会尽兴玩一把,借助我感兴趣的题材抒发我对音乐的理解和对音乐的态度。我不认为出专辑有那么重要。

  记者:在过去的人生经历中,您认为最难度过的阶段是什么?据说是支教的那段时光?

  刘欢:支教的那段时光很有意思啊!我至今还记得我一个人行走在贺兰山的那种看山走死马的体验。物质条件是比较差,但一帮满腔热血的年轻人在一起也不怎么觉得。最难过的应该是股骨头缺血性坏死手术前的那段日子吧,右腿一瘸一拐的,生活质量很受影响。

  记者:很久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到“讲课、唱歌、造曲儿哪个更重要”时您回答“都不重要”,那现在人生在您心中最看重的是什么?

  刘欢:我这么说过吗?不会吧。现在我最看重的是健康。

  对音乐要有敬畏之心

  记者:在音乐上取得了这么多成就,您却一直保有非常谦虚的心态,比如称自己是“业余歌手”,曾说过“把音乐看得高一点,把自己看得小一点”。您是如何保持这种心态的?像有些名人为了沉淀自己,出名后会回到曾经住过的穷苦地方找“自我”,您会吗?

  答:不是谦虚,我本来就是业余的。包括乐器、乐理和音乐史,我都是自学的。现在回想起来,当年还真是付出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但因为热爱,所以从不觉得苦。无论悲与喜,无论愤怒和欢乐,音乐本身都应该是美的。做音乐对我来说一直是件很享受的事,如果让我觉得痛苦,恐怕我就不会做了。我一直以为对音乐要怀有敬畏之心。我教了26年的《西方音乐史》,教学相长,边教边学。听得越多了解得越多,你就没什么好牛的了。有些年轻人出一点儿成绩就容易膨胀,目空一切,以为自己碗里那点儿水就是海了。我也有过年轻气盛的时候。当面朝大海,你就会知道自己有多么卑微。

  记者:您的谈吐经常会反映出渊博的知识背景。平时休息时,爱读什么类型的书?爱读哪些书?

  刘欢:说来惭愧,我现在已经很少看书了。

  记者:大家称呼您为“中国音乐教父”等等,您如何看待这些名誉和称呼?

  刘欢:那不过是一种说法而已,什么也不算。我完全不以为然。

  记者:若干年后,您希望别人如何评价您?

  刘欢:我好像从来不会去想这种问题。别人如何评论你那是别人的事。可以问心无愧的称呼应该是“音乐爱好者”。

  □谈现在

  已经答应中华书局出书

  记者:现在您的日常工作分哪几块?是以在大学教课为主吗?

  刘欢:因为一些很私人的原因,我已经不教课了。我基本没有什么日常工作。现在活得比较滋润,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想干就什么也不干。

  记者:金铁霖在音乐教育上取得很大成就,被人尊敬。作为教师的您在音乐教育上有什么目标吗?

  刘欢:我在音乐教育上可说是默默无闻的,我的学生都不是学音乐专业的,每年也只有三百人左右。我的目标非常简单,也非常明确:尽我所能传播音乐的美好。我教了26年的《西方音乐史》,就是要告诉年轻人,音乐是美好的,音乐能丰富你的人生,你要尊重音乐。《好歌曲》节目录制完成后,我要抽时间整理我的讲义。出版社追了我好多年我都没理会,但最近我答应给中华书局了。一来中华书局是经典品牌,二来有知根知底的朋友在那里工作,我对书的质量会比较放心。我希望把我的音乐理念和我的音乐态度通过这本讲义传递给更多热爱音乐的人。

  记者:目前业余还在进行音乐创作吗?近期有什么音乐上的计划?

  刘欢:本来计划《好歌曲》之前出张EP的,结果家里最近出了些状况,父母身体不太好,我焦头烂额,实在没有精力和时间。我的创作大多是兴趣来了做一做。说实话,我一直不太热心出唱片这事儿,从来没有任务感,也想不到要靠唱片来证明什么。其实很多唱片除了证明是垃圾什么也证明不了。

  记者:在写歌和唱歌两者中,您认为哪个会更让自己费心一点?

  刘欢:没法儿比较。这样说吧,只要是喜欢和感兴趣的音乐,两种创作都会让我产生冲动。

  记者:很多人写歌会有一些“怪癖”,比如五月天会半夜睡在烂沙发上写歌,您有没有自己写歌的一些习惯?

  刘欢:我创作没有“怪癖”。非得说有什么习惯的话,音乐人有的用吉他,有的用键盘,我是后者。只要不是命题作文,基本是先有旋律再填词。

  女儿是典型的北京姑娘

  记者:和妻子卢女士的感情一直被传为佳话,2013年还举行了银婚典礼。能分享多年来得以如此恩爱、浪漫的秘诀吗?

  答:没有秘诀,应该就是缘分吧。无论是价值观,还是鉴赏力,或者为人处世,我俩都趣味相投。虽然性格不同,但能包容、能互补。我们很知足,也很珍惜。

  记者:现在女儿在纽约大学电影学院读什么专业?据说不是学音乐,那么将来女儿回国发展,会给她一些指导和建议吗?希望她也进娱乐圈吗?

  刘欢:纽约大学电影学院TISCH是世界一流的电影学院,李安、奥利弗·斯通、LadyGaga等都出自那里。我女儿学制作和导演,今年大四。如果她决定回国发展,给一些建议是肯定的,但听不听就由不得我们了。我女儿是个典型的北京姑娘,有气质,有个性,有主意。她疯狂喜欢伍迪·艾伦。我们希望她多听,多看,多问,多学,领悟伍迪·艾伦的精髓,闯出她自己的一片天空。

  记者:您担任《好声音》导师时,女儿会私下跟您交流吗?比如会讲自己喜欢哪个学员、给予舞台上的您一些建议吗?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