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任达华:我太爱演戏 没人能压住我心中这团火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28阅读:

  单看任达华外表,很难想象这是一个58岁的男人,他依然有着30岁的干劲,时刻保持着强壮的体魄和抖擞的精神。

  去年是他高产的一年,有十余部主演或客串的电影上映,包括年末的《制服》、《控制》、《冲锋战警》,在今日上映的《救火英雄》中,他扮演骨灰级消防员,他会很得意地说:“比赛负重爬楼梯,年轻人都跑不过我啊。”

  除此之外,他还是“楼王”、“摄影达人”、“好爸爸”,人的精力毕竟有限,是什么让他这个年纪都可以一直保持对生活、演艺事业的热情?在接受信息时报专访时,任达华说:“好简单,我太爱演戏,没人能压得住我心中这团火。”

  老顽童的热情:我是“80后”

  不同于已经上映的《扫毒》、《风暴》警匪对抗,《救火英雄》以鲜少被关注的消防员的事迹为故事主线,介绍了同样作为高危工作范畴的消防员,当遇到各种生死攸关考验时的心魔和战胜心魔的勇敢事迹。

  任达华扮演的“培总”是消防局一个中层干部,在所有队员心里,他是精神领袖,“我的角色表现出怎样为同袍牺牲,怎样作为一个桥梁去理解上级、包容下级,怎样去团结一个团队,不是消防员牺牲了才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英雄是对自己的职业充满热情的人,就像我2003年演的《PTU》。通过我这个角色,让每个人对自己的职业都保持热情,对社会贡献自己的热情,不要一会儿跳槽、一会儿埋怨社会,一会儿埋怨天。”

  任达华说:“我发现现在香港,大家的怨气很重,我就通过我的角色告诉大家,其实我们60年代的这一团火还在大家心中,将心灵中的火变正能量的火再次燃烧。所以我和导演商量,加了一段台词,就是‘你们心里的那团火,我帮你挞番着’,这个角色可以说很完美,我的演绎方式也很完美。”

  在戏中,他没有坐在办公室舒服地部署,而是和一群年轻人爬楼梯、背伤者、砸开逃生通道,站在数层楼高的大烟囱上奋力引开浓烟、舍身救同袍的场景让人印象深刻。

  这部戏,少一点体力都不行,但任达华依然非常拼命,他说:“背着消防器械,加上棚里拍灯光、烟、火,大概有30、40摄氏度,就这样拍50多天,拍完肺都是黑色的。辛苦只有自己知道,但是这些辛苦都挡不住我的热情。有一场我和胡军爬楼比赛的戏,我们两个体力很好,后面的年轻人都跑不过我们。现在年轻人都不做运动,我不是拍摄前才突击锻炼,平时我就锻炼积累,这样才能在拍摄时达到最佳,所以我经常告诉新入行的年轻演员,你平时不学,拍戏才学,那又怎么会用心呢?这是态度问题。”

  其实,多年前,任达华在拍一部动作戏时,左手臂意外烧伤,在他心里留下不小的阴影。然而,他依旧接下了《救火英雄》,如何克服内心的障碍呢?“是我心里的‘火’,就是我对拍电影的热爱,拍电影时的活力。拍电影对于别人来说是职业,对我来说是享受,因此不会因为内心的一个阴影,就放弃一部好片子。没人能压得住我心中这团火。”

  在戏里,他是让人敬重的大哥,片场外,他就变成老顽童,一会儿跑去客串摄影师,一会儿跳机械舞娱乐大家。

  他笑言:“我是80后嘛。我平时就很爱学习和积累,什么都学,知识充满了我的脑袋,所以我有‘万能脑袋’。这次和余文乐这些香港的新生代演员合作,希望他们能够更加了解人生。现在新生代演员不了解人生,所以演出的感觉都是很表面的,不能将社会深层次的东西表现出来。我们要生活在角色的世界里,有时候和年轻人在拍的过程中会提点他们一下,让他们把真正的角色‘活’在我们的戏里面。”

  老警察的长情:永远演不腻警察

  任达华扮演过众多角色,不仅演过不少黑帮大佬,同时也有着“警察专业户”的称号。之所以如此钟爱警察角色,任达华称,这跟他父亲和哥哥当警察有很大关系。“我这一生都流着警察的血,我希望再多拍五十部关于警察的戏。”

  他回忆说:“我父亲就是一名警察,从小受父亲的熏陶,对警察职业充满了向往。他在我11岁时因公去世,我们兄妹几个因为失去父亲而痛心,也为他是警察觉得骄傲。受父亲的影响,我哥哥也成了一名警察。我能把警察演好,很大程度上是借鉴了哥哥身上的一些东西。我会把警察的角色一直演下去,演再多次也不会觉得腻。”

  对于演员来说,同一类角色是很难有新突破的,但任达华觉得没有过创作瓶颈。去年上映的《制服》,是他首次扮演内地警察,他特意在上海和警察待在一起,体验生活。在剧组给他准备了多套服装后,他却自己找来了一件旧的皮衣,以及一双又脏又臭的鞋子,“便衣警察不可能有时间去管衣服的事,这是他们尊重工作的表现。我演这部戏,需要在雨天里打来打去的,一共就换了一次衣服”。

  已经快60岁的任达华至今很少用替身,他认为香港警匪片和演员的搏命精神只有香港才能做出来,所以他也要坚守这块最后的防线,“我们从上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都经历过,看到很多好莱坞的,都来香港找我们的演员,因为我们在动作这方面是最好的,所以香港的警匪片有一些武打、跳来跳去的动作,是我们典型的香港警察片典型的故事在里面。”

  任达华透露,在拍《冲锋战警》时有一段戏,他要在九龙的一栋旧大楼里面,从八楼的平台窗户跳到六楼,“导演用‘最好自己来’这种眼神看着我,动作指导说找替身跳吧。但我想,导演花了那么多钱,搭景几十万,观众看起来,找替身一定是拍背后的,底下看不到我,我觉得这就是香港的精神,我们永远要往前,虽然有点危险,但也应该这样,因为拍戏的时候不会顾这些。”

  “看美国戏,布景和特效就可以做所有的事情,但香港戏就是这样,越紧张的东西你越要自己做,观众看起来才真实,香港警匪片就是这样。我们自己搏出来的戏,也是演员的一种享受。”

  为了喜欢的剧本和角色,任达华并不排斥与新导演,“《制服》导演王光利愿意接受我们的意见,把节奏剪快一点。之前拍了一些生活化的戏份,但后来剪掉了,因为这是一部警察戏,不是文艺片。一个警察不需要那么多犹豫,要么不说话,一说话就直接点到”。

  和新人合作,任达华希望通过自己的经验让他们做得更好,但有时候并不成功,让他感到无奈:“比如《心战》,导演就不接受建议。后来换了四个导演,意见没法统一。这是三年前拍的片子,不知道为什么又放到国庆档来内地上映,剪得一塌糊涂。有时候很无奈,我希望帮到他们,但最后没办法。”

  回望几十年演艺生涯,任达华毫不犹豫地说:“没有遗憾,我一直都向前看,没有往回看的,根本停不下来,我的信念里,人生是讲不完、学不完、演不完的。”

  好爸爸的深情:拍危险戏会跟女儿报备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