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丁武留恋“唐朝乐队”:我从没考虑过单飞(图)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29阅读:

1962年出生的丁武是第一代摇滚人,至今仍活跃在乐坛

  1994年,香港红磡体育馆那场著名的“中国摇滚乐势力”演唱会上,唐朝乐队Rock爆全港,留下一段传奇。今年11月,这支成立于1988年的老牌乐队推出最新大碟《芒刺》,并在时隔近20年之后于12月15日在香港再次开唱。而在12月31日,他们还会扛着摇滚大旗来到广州,参加由星外星唱片公司主办的“王子山跨年音乐节”。

  近日,唐朝乐队主唱丁武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唐朝乐队成军25年,产量却不高,这张酝酿了五年的环保概念新专辑,不过是他们的第四张专辑。习惯慢工出细活的丁武说:“精神的雾霾对人心的伤害是最大的,我们这张专辑是想给大家提个醒。”

  A、解读新专辑

  “精神的雾霾对人心的伤害是最大的”

  羊城晚报:在这张新专辑《芒刺》还未推出的这几年时间里,你都在关注什么?我发现这张专辑中的一首《睡莲》是跟绘画相通的。

  丁武:我关注的大部分是音乐和美术这两方面的东西,还有书法——我从小就是学美术的。我觉得做音乐不是简单地只做音乐,各类艺术都是相通的,如果你多关注美术,在创作音乐时会更有画面感。现在,音乐和绘画在我生活中的比重各占一半吧。

  羊城晚报:在这张专辑里你用到很多中国元素的东西,比如古诗词、中国民族乐器的演奏等,这是出于何种思考?

  丁武:其实在这张《芒刺》的专辑里,我们借用的中国古文化元素并不是很多,我们之前还可能用得更多一些。纵观说来,唐朝这个名字本身就很中国化,乐队成立到现在也有25年之久……我们追求的是骨子里的东西,不能一味效仿西方摇滚音乐形式。现在这张专辑更接地气,从音色、整体设计来说更多的是环保的概念。我不想做自己的效仿者,所以每张专辑都是在不同年代、不同年龄阶段表达一种感受。

  羊城晚报:环保主题是怎么想出来的?

  丁武:从我们呼吸的空气就能看得出来,环保是当务之急。此外,中国现在是科技、经济都在发展,文化却相对扭曲了一些,有些人的道德标准也在下降,人与人之间变得冷漠。天气有雾霾,精神也有雾霾,而且它对人心的伤害是最大的。我们这张专辑是想给大家提个醒。

  羊城晚报:《睡莲》是一首纯器乐演奏的作品,这是作何考虑?

  丁武:纯器乐演奏我们从第二张专辑就尝试去做了,比如《童年》。我觉得大家被误导了,认为摇滚乐就是有主唱,然后很“噪”的,其实不然。摇滚乐的范围非常广泛,包括艺术摇滚、前卫摇滚等,我一直在追寻的是艺术摇滚。

  羊城晚报:做这张唱片时,有过对市场的预估吗?

  丁武:我没有考虑市场,我们就是埋头苦干,把音乐做好,把人做到位,剩下的就让大众去评估。

  B、坚持玩摇滚

  “某些唱片公司更想捧歌手,把乐队都废了”

  羊城晚报:感觉你跟很多做摇滚的人不太一样,你好像比较柔和一些?

  丁武:我觉得愤怒只是摇滚的其中一方面,它包含的东西太多了,人文、关怀、亲情、友情、爱……愤怒和抱怨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羊城晚报:你是不是觉得中国的摇滚乐类型还是比较少?

  丁武:中国的摇滚乐从“文革”后期发展起来,只有不到30年的时间,不像西方,经历了二战,经历了嬉皮士年代,融入的东西更多一些。不过,我觉得随着中国的发展、人们素质的提高,再有中国传统五千年文化的根基在这,中国摇滚乐的前景还是不错的。只是现在因为知识产权问题等,唱片业不太好,会影响年轻人创作的积极性。

  羊城晚报:多年来你一直是唐朝乐队的灵魂,集创作、主唱于一身,不曾有过单飞的念头吗?

  丁武:我从没考虑过单飞。之前跟某些唱片公司谈的时候,他们更想捧歌手,把乐队都废了,这是一个特别不好的现象。很多音乐人特别是乐手,从喜欢弹吉他、打鼓到组织了一支乐队,后来就因为出名了,唱片公司把主唱签了,然后把乐队劈开——这对这些乐手特别不公平,是一种很恶劣的现象。大家都变得更急功近利、自私。单飞搞艺术可以,但变成商业性质的东西的话,就没什么意思。

  “很多爱恨情仇,打碎了牙往肚里咽”

  羊城晚报:在乐坛坚持了这么多年,不知道你现在做摇滚的心态是怎么样的?

  丁武:很复杂,因为我们是第一代做摇滚乐的,我们的定位是摇滚乐的铺路石,很多爱恨情仇的东西,打碎了牙也要往肚里咽。创作是带给我最多快乐的事,唐朝虽然在这25年中只出了4张专辑,但每一张我都是精益求精,每一张都要表达得真实。比如《芒刺》,我们蛰伏了五年,就是要把它做到精良。在唱片业并不好的情况下,没有人给你投资,我们就自己出资。这张专辑我是制作人,所有的录音都是乐手自己在家完成的。精益求精才能把这个行业做起来,一如既往地这么坚持,音乐才会有希望。现在的社会就是一个娱乐的社会,艺术或者有内涵的东西可能不是主流,但是,既然是自己喜欢干的事,去做就好了。

  羊城晚报:在这样的环境里如何保持着一颗不麻木的心?

  丁武:看你的乐趣。我觉得这样做我找得到乐趣,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羊城晚报:前段时间很多老一辈摇滚人像黑豹也发行了新专辑,崔健参加了恒大音乐节,大家陆陆续续有新的动作,对此你怎么看?

  丁武:有创作的动力,当然值得高兴,然后就是自己把握,别被外界左右。因为现在的舆论特别容易把你娱乐化了,你可能跟他聊了两个多小时,最后他断章取义,完全曲解了你的意图。但这也没有办法,这就是一种现象,大家更多的信息来源是网络,有很多的道听途说。(记者 谷体伟 实习生 江雪文)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