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高凌风坚强对抗病魔:我认为人是可以不死的(图)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30阅读:

<div mce_tmp=

11月6日,高凌风抱病出席新书演讲。身体状况日益恶化,可他依然有笑、有梦想、有行动。

  “我认为人是可以不死的,如果你真的曾对这个世界付出爱的话,人们会一直想念你。大家如果可以在有生之年多付出,世界会跟着日月春秋一直下去。”

  这是一次特别的访问,访问的对象是台湾艺人高凌风,他的成名曲《燃烧吧!火鸟》和原唱曲目《冬天里的一把火》都曾红极一时。

  访问时,高凌风6 3岁,距离他确诊血癌正好一年。这一年,他经历了许多肉体的伤痛:不能运动,体重从76公斤降到57公斤,胸口开洞做人工血管来输入所有点滴,半脸疱疹,气管炎严重,开口即咳,化疗后失去嗅觉、味觉。在触目惊心的病况下,一般人都会怯懦,会固守着那一点生命力量,再不敢有任何挥霍和冒险,可高凌风却一直冒着生命危险在工作:坐轮椅为新书发布会演讲,一口气讲了一个小时并连唱3首歌;出现在浙江卫视《我不是明星》现场,他称这可能是“人生最后一次”为儿子宝弟站台了,在“帮唱”环节缓慢地唱跳《燃烧吧!火鸟》,体力不支差点倒在地上;11月16日参加新加坡“台湾四大天王演唱会”,怕出状况他比别人多彩排一遍,开心时跳出轮椅,甚至还下台与歌迷同欢;同样,他在气管炎严重到不停地咳嗽、咳到“要把肺吐出来”的情况下如约接受了南方都市报40多分钟的专访。

  大家感慨高凌风是用生命在工作,他却说:“用生命工作挺不错,挺有味道。”痛楚、死亡、孤独、遗憾这些看似敏感的话题,到他这里全都变得明亮坦荡。在宝贵的40分钟采访时间里,高凌风用积累了一生的智慧坦然面对许多人生的终极问题,没有浪费一分钟。 南都记者 齐帅 实习生 李泳

  病魔初来时

  南方都市报:你今天身体状况还好吗?

  高凌风:特别好,我昨天休息得很好,今天是我最近觉得最舒服的一天。

  南都:太好了。你一直表现得这么乐观勇敢。刚知道病情时,会不会有没办法接受的阶段?

  高凌风:正好相反。首先,他(医生)跟我讲并不是血癌,是白血病。后来他们说是血癌时,因为我们50多岁后很多朋友都得了癌症,所以我觉得这个(病)好像迟早会来。我跟别人不一样的是,我那时正好碰上生命低潮,很多事都不快乐,财务也出状况,家庭也出状况,我甚至觉得我的运很差,我有时候会想:老天,为什么坏运都到我身上来!再坏的是什么呢?当时我会想:难道下一步我的命就要没了吗?所以当这件事一旦来时,我忽然有了种解脱的感觉。

  南都:反正也不能再坏了?

  高凌风:本来我把注意力放在我的金钱、爱情、家庭上,很多事让我烦。那时我忽然觉得,原来人生最重要的事不是财务也不是感情,而是命,命没了那些就都没了,平时我们注意的那些东西根本没那么重要。

  南都:返璞归真了。

  高凌风:对,我现在发觉我可以专心去注意一件事了,就是我能不能活下去,我专心对付病魔,一下子就把过去那些烦恼抛开了。我有过3次婚姻,我的生命在这60多年里蛮丰富的,我不应该是个很悲观的人,不应该因为要死亡而沮丧,而应该告诉大家,其实我的生命是充足的,在我的一生里,我每天都在享受我的工作、生活,所以一旦这一天到来,我没有什么遗憾。我不把这个病当成癌症,只当成“一个病”,它的恐惧在于那个字叫做“癌”——— 如果你只把它当成“一个病”,只是身体的一个变化,那么我就有机会逃离掉病魔。这是我当初的一个想法。

  疼痛袭来时

  南都:但真正在这个过程中,肉体的感受是非常难受的,真正经历了之后,你怎么还能这么乐观?

  高凌风:这个问得很好,它牵涉到一个关键:其实这个病我不怕,但我怕痛,因为痛会让人丧志。本来打算今天怎样、明天怎样,可一碰到它,什么都不想做了。举例来讲,我现在咳嗽,一直咳,怎么登台呢?连门都走不出去登什么台啊!他们问我,高凌风你11月16号是不是要登台?我讲,只要我不死就来。可我死不死我怎么知道啊!我现在咳嗽,支气管发炎,有痰,可能会转到肺部去,它转到哪里不会跟我报备的啊!这个疱疹来的时候也没有跟我打招呼啊!昨天只是几粒小泡泡,明天就一串,后天我的头就痛得要裂掉,它不跟你客气的!这些病毒趁你免疫系统差的时候,无孔不入!

  南都:这才是真正残酷的一面。

  高凌风:它在欺负这个老先生!

  南都:那老先生怎么办呢?这么难受。

  高凌风:所以,你的一个问题很重要,如果我希望病好,我必须要保持快乐的情绪。可当病痛来时,我的快乐必然消失,所以,如果我把自己的精神算成100分的话,每天起床时就给自己定50分——— 疼痛让我不开心,我没办法升到60分及格。我起床后,就开始用正面去加分,例如今早看到阳光,我觉得这是希望;今天到新加坡登台,这是老天给我的使命……我把所有的好事都加到50分上去。可如果今天还有更痛苦的事,我一律不加负分,因为我只要降到49分,病就不会好,我就会垮掉。我的意志力让自己不能变成49分,要有快乐心情才能打赢这一仗。痛怎么办?我只好跟痛相处,把痛当成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现在咳嗽,咳下去喉咙很痛,以前我会觉得痛,现在我咳完了就不管那么多,过一下就好了嘛。

  自娱自乐时

  南都:医生给你的叮嘱是什么?

  高凌风:现在没有什么医生给我什么叮嘱,我不属于任何医生了,我在漂泊,找自己的答案,例如我觉得快乐、梦想可以治疗癌症,我就相信梦想。我相信有4样东西我必须去做,第一要能吃,第二要能睡,第三要能动,第四消化系统要好,这4点我尽量做到,其他的就随缘。

  南都:休息很重要,但你一直还在工作,真的是用生命去工作吗?

  高凌风:哈哈哎呀,我觉得用生命工作还挺不错的,挺有味道的。其实你从另一个角度想想,如果专注一个你热爱的事情时,又可以忘掉病痛又可以实现梦想,应该高兴才对吧。

  南都:你在新加坡登台演唱,是不是要提前做很多准备?

  高凌风:这一方面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观众不要看我弄新的噱头、看我的服装、看我翻跟头,他们可能还是想听一听《一个小故事》、《牵不到你的手》、《燃烧吧!火鸟》、《冬天里的一把火》,这些歌对我来讲驾轻就熟嘛。我记得当年邓丽君从日本回台湾,第一次巡演时,我们就希望她唱《何日君再来》,她不是很想唱,我就问她“为什么不想唱?”她说她唱烦了唱腻了。但她不晓得我们听的,你唱过一千次,可我只听过第一次。

  南都:你喝点水。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