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宋汶霏告别仪式举行 母亲过度悲伤不愿出席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32阅读:

  昨日上午11点半,影视演员宋汶霏(原名宋文婷)遗体告别仪式在广州银河园殡仪馆6号小告别厅举行。据南都记者现场直击,宋汶霏的父亲、弟弟、姐夫以及昔日同学和同事出席了告别仪式。宋母并未现身,宋汶霏的弟弟向南都记者介绍,母亲因过度悲伤不愿出席仪式,他说:“妈妈说白发人不想送黑发人,长姐也没来,留在家中陪着妈妈。”就在追悼会的前一晚,曾与宋汶霏有过工作往来的海润经纪副总裁赫茹在微博发长文,以此悼念宋汶霏,文章交代了宋汶霏患癌来龙去脉、带病坚强工作的细节。(麻乐)

  出生在增城的宋汶霏生前家住天河北,她曾经说过:“我从小就在广州长大,10岁那年到上海读了5年的中专,专攻舞蹈,之后我在北京进修了一年,然后又回到广州芭蕾舞团下面的一个学校读书。”宋汶霏最初入行是因为跟同学去珠影拍广告,之后正式出道。

  宋汶霏2008年主演海岩剧《舞者》成名,后来在央视大戏《在那遥远的地方》中饰演李幼斌的女儿、殷桃的妹妹韦洁。今年在《摘星之旅》再度挑大梁,与黄宗泽和林峰都有情感纠葛。她的遗作是网络剧《东北往事》,该剧正是她在患病期间拍摄。

  南都记者昨天上午9时许到达广州殡仪馆,从上午10点半起,陆续有亲友抵达告别仪式现场,宋汶霏的父亲在宋汶霏大姐夫和小弟的陪同下现身。宋汶霏的母亲与长姐则留在家中,不忍心亲临现场送别爱女,小弟南都记者说:“妈妈说白发人不送黑发人,来了会太悲伤。”

  告别仪式在11点半正式开始,告别厅中布满了白玫瑰,据宋汶霏弟弟介绍,不同玫瑰代表不同含义,而父亲唯独选了白玫瑰。负责宋汶霏告别仪式的殡仪馆工作人员也向南都记者表示,宋家人非常低调,接到任务时并不知道宋汶霏是演员,“她父亲送来的灵堂照片是她的身份证照,我们说网上那么多宋汶霏的漂亮照片为何不用,偏选最普通的?”后来宋父提供了她的一张艺术照给殡仪馆。

  曾与宋汶霏一起做模特的姐妹向南都记者回忆道:“她很喜欢拍戏,很热爱她的工作,也是一位很坚强的女孩子。”

  经纪人前夜发文,交代其患病始末

  3月4日晚9点20分许,海润经纪副总裁赫茹发表长篇微博悼念宋汶霏。宋汶霏曾与赫茹接洽,邀其帮忙联系工作机会。第一次见面,宋汶霏就对赫茹敞开心扉、无话不说,虽然有点“二”,但赫茹明白,宋汶霏是为了让她更好地了解自己,坦诚相待。

  就在谈妥新戏戏约(乐视网网剧《东北往事》),宋汶霏准备与赫茹的公司签约之际,赫茹接到了宋汶霏的电话,电话里宋汶霏说自己出现了月经不停、血量加大的症状,而医院体检发现子宫出现问题,但宋汶霏说并无大碍。当戏要开机时,宋汶霏前往香港就医,发现了癌细胞,赫茹帮宋汶霏向剧组请假,晚一些时候再进组拍戏。而接下来宋汶霏跑医院越来越频繁,医生建议手术,但宋汶霏坚持采取保守治疗———副作用最轻的化疗方式,以确保不掉头发不影响外貌。

  宋汶霏在拍戏上下苦工,每天都请台词老师辅导,以克服南方口音。有一次拍摄外景,宋汶霏把暖手宝贴在身上,结果导致月经出血量再次加大,她请假去医院打止血针。宋汶霏边拍戏边治疗,终于完成了工作,当新戏杀青后,宋汶霏的病情出现反复。

  接下来的日子,戏约和代言接踵而至,赫茹希望宋汶霏能安心养病,便为其推掉了许多工作。在赫茹的询问下,宋汶霏一再隐瞒病情,谎称自己身体好转,治疗顺利,调养后便可恢复,其实这时宋汶霏的癌细胞已逐渐扩散至全身,宋汶霏依旧不时在微信里逗大家开心。最终,在3月3日上午,赫茹接到了一个来自媒体的电话,听闻网上疯传宋汶霏患癌去世的消息,她对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惊恐又怀疑:“我总在想,一个活生生的人,前两天还通电话商量代言细节,怎么忽然间就没了?”

  海岩接受采访,透露其家庭生活

  宋汶霏曾主演海岩剧《舞者》,日前海岩也接受了媒体采访,他表示听闻宋汶霏去世的消息替她很惋惜,他接受媒体访问称,宋汶霏家庭生活不是特别美满,“有一个一岁多的孩子,她得了子宫癌,但为了抚养孩子,接拍了一个戏,耽误了4个多月的病情,其实她的病原本不至于危害生命的”。

  现场特写

  父亲亲自挑选白玫瑰

  前晚,南都记者在赫茹发表的长篇微博中发现一个重要信息:宋汶霏将于3月5日在广州出殡,所以南都记者昨日上午9时许到达广州银河园殡仪馆。殡仪馆的屏幕上闪动着这一天即将出殡火化的逝者姓名,“宋文婷”这个名字位列其中,6号小告别厅,11:30。10点20分,6号厅正门的上方,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将上一位逝者的蓝底白字的名牌撤下,换上了“宋文婷”的名字,工作人员将宋文婷的遗像平放在门口的桌案上,用纱布做的花朵和飘带包裹在相框周围。相片上,那女生俏皮地向上探望,咧着嘴微笑。

  10点45分,亲朋好友们陆续出现在6号厅的门口,他们黑衣素服,有的手捧鲜花,有的表情肃穆,捡起宣纸做的小白花,别在胸前。宋文婷的小弟和姐夫陪伴着她的父亲现身,而母亲和长姐则留在家中不忍心现身道别。父亲忙着张罗厅里厅外,灵堂以洁白的玫瑰做装饰,宋文婷的小弟说这是父亲亲自挑选的花。而记者注意到,除了南都记者外,现场并无媒体到场,的确贯彻了“低调”的宗旨。

  11点半,所有人排成四列进入告别厅,哀乐响起,默哀鞠躬,昔日女伴们如今汇聚一堂,忍不住声泪俱下,抽泣哽咽送好友最后一程。告别厅内满是洁白的花圈和白玫瑰花篮,宋文婷静静地躺在灵堂中央,人们排着队环绕着看她最后一面。玻璃棺里的宋文婷非常消瘦,但神情宁静,她永远沉睡了。

  宋汶霏的昔日模特同事和中专同学见到记者,面露戒备神色,他们借“让逝者安息”而拒绝接受采访。而宋汶霏的小弟面孔稚嫩却淡然自若,对南都记者的提问一一作出回应,态度亲和,他知道采访父母会增添家人心中的苦楚,于是便一个人将担子揽了下来,给影迷和关心宋汶霏的人一个交代,他成了家里的发言人。

  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说,宋家非常低调,他们接到任务时都不知辞世者正是许多网友悼念的宋汶霏。

  (麻乐)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