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赵本山:我也想雅,我这张脸穿西服也像农村人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34阅读:

委员成龙就吸烟问题发言。

委员韩美林起立发言引来哄堂大笑。

  在每年的政协会议上,文艺等界别的小组讨论会颇受媒体关注。记者们光顾这里,不仅仅是为了一睹明星委员风采,还能感受到委员热议社会现象,或直言不讳地批评社会现象时的真性情。

  小品王赵本山

  我们到了感恩的年代

  “我确实是富了。我要说我不富,你们也不信啊!”

  昨天,小品大王赵本山下午在小组讨论中发言。浓郁的东北味说出最朴素的道理。

  看见一位穿军装的委员也要发言,赵本山马上说:“要不让部队先上吧!”全场都笑起来。见大家笑了,赵本山纠结了。他说自己在家照着镜子发愁:这回当委员了我要怎么办呢?我是笑呢?还是绷着脸呢?我这个身份往这一坐,如果绷着脸,人肯定会笑;我要笑?显得不严肃。后来决定用真心完成代表的履职,因为“真”比任何一切都有用。

  赵本山说,艺术工作者要思考:我要为社会做什么?不要坐着空喊:这个社会咋地啦?这个社会咋地啦!

  赵本山认为,有些抱怨来自于社会发展中穷与富之间的矛盾。“我确实是富了。”委员们有点意外他说话这么直接。“我要说我不富,你们也不信啊!”大家又笑了。

  赵本山说,人要讲良心,“我们到了一个感恩的时代”,作为富人要回馈社会。

  他今年的提案是建议文艺下乡。从自身做起,他说退出春晚之后会以另外一种形式给老百姓带来快乐:到农村去,把快乐传达给农民。

  “我也想雅,可是我这张脸穿西服也像农村人。”赵本山用擅长的自嘲逗乐了大家,“但是我尽量不想变味道。”

  赵本山说,这个社会雅也好,俗也好,艺术也好,当官也好,需要永远记住离开真就离开美。现场响起一阵掌声。京华时报记者??

  功夫巨星成龙

  现场表演抽烟者丑态

  “有的事情就是要执法严一点。”

  昨天,“大哥”成龙一身中式服装,加一副黑框眼镜,显得非常文雅。讨论发言时,马上显出直率的真性情。

  成龙的发言干巴脆,时间不超过两分钟,主题围绕惩处力度的加大。

  他说,很多年前,在澳洲,买翻版的罚50万,卖翻版的50万,于是??????没了。

  “我觉得这么简单为什么要通过那么多程序?这是该为大众做的事情。”

  成龙接着拿自己举例子,在澳洲开车,没有到斑马线就会马上停车。斑马线???到人是谋杀,???死人是终身监禁。

  接着,他看了看现场的记者,继续说了下去。他讲自己是导演会会长,有一次过珠海,在码头,很多导演在抽烟。保安过来说不能抽烟,接着成龙开始在现场“还原”当时的场景。他仰脸朝天,两只手指假装夹着烟,朝对面嘻嘻哈哈地说:“哦,原来这边不能抽烟的。”接着又猛嘬两口。

  成龙说他当时从心里对这几位有名有姓的导演非常讨厌。其中还包括他身边的工作人员。

  结果到了新加坡,他问此前抽烟的人,为什么不抽了?

  “不行不行,罚得狠哪!”“有的事情就是要执法严一点。讲完了。”

  干净利落生动形象的发言引来现场的掌声。

  京华时报记者??

  “韩大炮”韩美林

  要献计献策不能献媚

  “要说真话,说实话,说有用的话。”

  “开除我什么职务都可以,一定要让我当委员。我每年就盼着这一次!”昨天,以说真话、说实话、不怕得罪人著称的“韩大炮”韩美林委员现场用戏说的方式简述委员履职的“真话经”。

  韩美林对新委员们说,政协委员发挥作用要献计献策不能献媚。说到这儿,他忍不住站起来学起社会上不良的谄媚风气。

  他把身旁的成龙假设成是一位大领导,自己在成龙旁边假装羞羞答答,扭成芙蓉姐姐一样的S型,急切地跟“领导”拍照。韩美林学完,回到座位上,对着笑成一团的委员们说:“要说真话,说实话,说有用的话。”

  接着,他讲起在某次会议中,因为领导的到来,某位参会人员抢过别人的话头想在领导面前出风头。“可是他说的是他卖馄饨的事,而且馄饨还不好吃。”这个黑色的冷笑话又把大家逗笑了。

  就连坐在旁边一直不苟言笑的莫言都被“韩大炮”的第三个笑话逗乐了。韩美林说,他认识的某个人,开会就打盹,醒了就同意。一次大家开会讨论问题,所有的人都反对,因为反对的声音太大不慎将这个打盹的人惊醒,他马上跳起来说:“同意!”

  笑声过后,会场是一阵沉思。新老委员如何履职,“韩大炮”又给大家上了生动的一课。

    中医泰斗李辅仁

  我是虚假广告受害者

  “这种情况是不能被人容忍的,容忍的人都是窝囊废。”

  昨天上午,在政协医卫组讨论会上,94岁高龄的中医泰斗级老专家李辅仁的幽默发言引来阵阵笑声。

  他先向大家讲述了他名誉受损的故事,表明自己是“虚假广告最大的受害者”!有一年,一家报纸大篇幅报道称他是某药厂负责人,借“中医泰斗”之盛誉为自己的产品打广告。李老苦笑说,自己从未委托过任何企业生产过该药品。

  “真是忍到极点了,被人说开药厂还不算,在外地,印有辅仁保健胶丸的小广告满天飞。”他发现更“坑爹”的是,北京几个私人诊所都挂着自己的照片,写着自己的名字,说每周他会到此出诊,“肖像权和名誉权都被侵犯了,医术本该是用来治病救人的,在不法分子手中却成了坑蒙拐骗的工具”。

  “这种情况是不能被人容忍的,容忍的人都是窝囊废,我就是个窝囊废!”李辅仁越说越激动,抬高音量自嘲道。他皱着眉,又想起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事——一患者花了一万元买了一份自己“代言”的药,“对方说夫妻两人每月工资4000元,还要供养一个上大学的孙子,因为吃后不舒服想让我退钱”。他始终担心病人一旦被假冒的李辅仁看了病,耽误了病情,但自己却“满身是嘴也说不清”。

  对于虚假广告的误导效果,同组的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接茬说,“流毒很广”。他说,一次一位朋友拿着一盒干细胞找到自己,说花5万元买的,称注射后能保持年轻,“但干细胞需要冰冻冷藏才能保持生物活性,装盒里那么久还有用吗?目前医学上只有造血干细胞移植可以治疗白血病,其他效果都是临床试验阶段,骗人成分占大多数”。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