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李亚鹏:我早已息影 不要再叫我演员了(图)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34阅读:

李亚鹏

离婚后首度直面媒体 避谈王菲只谈人生

  李亚鹏与王菲的离婚引起了极高的关注度,眼下两人均有新节奏。王菲从印度散心归来开录新歌,李亚鹏也找到了个人新定位——社会企业家。近日,李亚鹏在出席第五届北京传统音乐节时接受了渤海早报记者专访。他表示,随着这些年做嫣然天使基金会,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方向。

  雅乐吟唱可邀请王菲

  李亚鹏领衔书院中国文化发展基金会与中国音乐学院雅乐团展开合作,希望引起更多人群关注雅乐,“我们有新的理解与看法,力求将现在社会所关注的一些元素移入雅乐中来,而不是让它还处于基本的音乐范畴内。”

  邀请中国最好的文艺人才参与雅乐表演,是李亚鹏的一个设想,最终目的是让雅乐有更宽广的舞台,“雅乐有舞蹈,可以请黄豆豆;有编曲,可以请谭盾;吟唱部分,可以请王菲来演唱。春晚每年都有歌舞,在除夕举国欢庆的时刻,为什么不能有雅乐的呈现?雅乐过去是最高级别的国家礼乐,现在在中国已缩小到学府里面,它需要走出校园。”李亚鹏觉得,政府对传统文化复兴有足够的关注,但如何真正把传统文化的项目做好,还需要汇集民间的各种力量。

  决定在未来投身传统文化推广事业,并非李亚鹏心血来潮。出身书香门第的他,对传统文化有很多情结,如从小就接触国画、乐器等,但他称这只是小小的原因,更大的原因是跟人生阅历和阶段有关。他称在年轻时也会追求个人的价值,慢慢进入某一阶段,会更在意对人生价值的追求,“也是源于偶然的机会做了嫣然天使基金会,但是在这个偶然之后,在七年多艰苦的过程当中,给我带来了巨大的改变。我逐渐对过去个人在艺术上的自我表达丧失了兴趣,注意力转到关注普世价值与文化方面的推动,这注定是属于我的人生方向。”

  传统文化要走进生活

  在李亚鹏看来,每个人都可以找到不同的方式推广传统文化。四年前,他找到了对传统文化的切入点——书院中国。李亚鹏说:“书院在中国有将近2000年的历史。在110年前,中国有约4700家书院,功能不仅仅是为了应试,还有对礼仪规格和民间民俗的传承。由于历史原因,光绪变法废除了书院。传统文化复兴是我们的愿景,希望在新社会形势下与时俱进,找到重现书院的新模式。”

  他以“书院酒店”向记者举例道:“如果机械地建一所书院,在当下难以维持生存。古代书院的一种诠释角度是古代士大夫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一个场所,聚在一起居住就是一个酒店的功能,同时伴有文化输出。现在,人们对文化的诉求不是那么强,但是对于五星级酒店等更好生活品质的追求非常迫切。抓到人们对生活的追求,从这种迎合上输出传统文化,这是我们找到的可以在更大人群范围内有效传播的方式。”

  李亚鹏坦言,随着成长,自己内心对传统文化的回归诉求越来越强烈,“像茶道、香道、花道、书道等文化,这种回归在中国存在着暗涌。你会发现生活中40岁以上的人经历了很多旅途后,更加注重精神追求。我们血液里流淌着对传统文化的渴望。这股暗涌还未爆发,还未百花齐放,我们愿意通过跟志同道合者一起努力,把暗涌变成传统文化的波涛汹涌。”

  李亚鹏觉得,人的思想塑造不只靠说教,还依赖于文化的传播,“我们推出了公益书院项目,每周末定期向社会以家庭为单位免费提供琴、棋、书、画等课程。文化课程可以熏陶一个人,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和灵魂。通过这样以家庭为单位的学习氛围,凝聚了亲情,不仅仅是学到了文化的技法和技艺,更在下一代孩子们心中种下了文化的种子。比如学琴不仅是为唱歌,还有弹奏背后的意境和思考。传统文化如果能够进入大众生活,这种文化素养可以重塑一个人的价值观。”

  未来最大挑战是时间

  从理工男到演员,从商人到慈善家,李亚鹏经历了许多人生角色的转变。近些年,他在工作环境中只有两个称谓:在企业中是董事长,在公益机构中是李先生。“我从2010年开始已经息影了,所以不要再叫我演员了。”

  现在,李亚鹏更强调自己的新定位,即社会企业家。他说:“在110多年前,人类社会出现了不同于企业的新机构——慈善机构,这是人类的进步。但是十多年前,又出现了一种起源于英国的新社会机构——社会企业,它综合了企业和公益慈善机构的特性。我给社会企业总结的定义是:不以盈利为单一目的,在实现了企业价值的同时,也实现社会价值。”社会企业在中国还没有特别具有代表性与成功的案例。李亚鹏称,15年的商业经历,7年的慈善机构经历,给他带来了做社会企业的可能性,“在社会企业的探索中,我希望我的商业公司与公益机构两者合一,资源互相扶持,进而形成以文化理想为使命的社会性质企业。”谈到未来最大的挑战,李亚鹏直言是时间,因为目前仅筹备和酝酿就已耗时三年多,“虽然是在做一件事情,但是我们会采取若干种不同的路径,可能从今年年底开始会阶段性地推出项目。我们希望借助适合开展文化活动的场地,未来建设出比较理想的、有一定规模的书院。书院在历史上历来是官商合办,我们会把未来社会对它的复制积极性作为非常重要的前提考虑进去,努力打造出一个当代公益书院的样本。”

  采访手记

  当晚,中国音乐学院国音堂座无虚席,包括众多架着“长枪短炮”的围观媒体。简短致辞后,李亚鹏到后台休息区专门抽出时间,只选择接受了渤海早报、新京报传媒等四家主流媒体专访。

  很多观众的关注点并不在其投入的文化项目上,李亚鹏对此显得很平静。他认为,不管大家的关注目的是什么,最终从效果而言,起码对雅乐有所传播,哪怕是对这个名词的传播,依然可以给人带来积极的一面。当记者两次试图把话题引向他与王菲离婚这个娱乐圈焦点事件时,李亚鹏只是淡淡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是要谈这个吗?不谈了。”故整个访问只好畅聊传统文化,避谈传奇王菲。

  现年42岁的李亚鹏倒是分享了很多人生感悟。他称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接触层面的增大,世界观发生了很大变化,“越来越发现世界不是在小时候心目中想象的那样。有句话说得非常好:如果一个人能够在认识了这个世界之后,还能够更加去爱它,那么这样的人是具备伟大人格魅力的人。”李亚鹏称希望拥有这样的人生态度,起码成为人生目标。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