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艺考一年热过一年 考生大多想当明星不想当艺术家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36阅读:

image

  考生们在寒风中排队。本版摄影 记者 马骏

image

image

  他们是一群自称怀揣着梦想的年轻人;他们拿着报名表奔波于大院小校;他们在每年的二月末三月初有人欢喜有人忧;他们尚未跨进象牙塔却已身浸现实,屡屡低头、妥协,最终让梦想成为“口上谈兵”。

  日前,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等院校的艺考渐进尾声,来自全国各地的考生们在紧张、激动、疑惑、兴奋到失落中又将回到梦想的出发点重新开始各自的生活。

  本报记者通过两天来在上海戏剧学院的初试考场采访老师和考生,加之五年以来对艺考的采访报道,发现了艺考之变。无论是院校考试要求之变,还是考生心态之变,都让人隐隐感到梦想的力量越来越轻。 本版撰文 记者 林艳雯

  梦之迷茫

  海投

  老师口述:“经常有考生要求换时间,其实他们对自身定位不是很清楚。”

  参加艺考的学生越来越多,各个省的艺考人数都在不断增加,但是艺考院校为了确保教学质量,招生名额并没有太多增长,以至于艺考成了比高考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现状。不过,不同于高考填报志愿的严格要求,艺考对考生填报学校方面并没有任何限制。只要时间允许,一个考生大可以考遍所有的艺术类院校,成为“考霸”。于是,海投便成为越来越普遍的现象。

  本报记者早在前年就采写过关于艺考生一人报名多家学校,结果考试也要赶来赶去抢时间,反而让表现质量堪忧。这一情况在今年变得愈加普遍,几乎每个考生都是“身经百战”,报名十几所学校不稀奇。

  有个学生,从青岛考试,一路考到北京,又来上戏参加考试,她说自己大概考了17所大大小小的艺术院校,“多考一点,总有一个能进吧。”抱着这样想法的考生比比皆是。

  接受本报问卷调查时,被问及海投了多少所学校时,六成以上的考生都是考了很多所的,几乎很少学生是只考了上戏一家的,而仅有的几个只报考了上戏一所学校的考生,给出的理由都是图方便、随便考一下,“因为我爸妈也不支持,我自己也没什么把握,不想大费周章地从上海去外地考试,所以就随便考一个上戏。”

  对于考生的海投,老师的态度有所不同。上戏招生与毕业就业工作办公室主任徐咏直言,海投其实是考生对自身定位不是很清楚的原因,“一下子报七八个专业,或者很多学校的学生很多。”

  她更是向记者透露,上戏在北京招生时,经常遇到要换时间的考生,“因为北京学校比较多一点,中戏、北电、中传、我们上戏,而且我们上戏的播音系是比较出名的,报考的人很多,有的考生时间冲突但是不想错过,就来和我们商量。”她说,有时候和几个老师还开玩笑说,索性几大艺术院校在一个考场一起考算了,各取所需。

  足见,时间冲突是常态。上戏副院长黄昌勇教授也坦言,学生海投他可以理解,“每个学校对考生的要求不同,有的考生可能不适合中戏,但是适合北电,这都有可能,所以我还是支持的。”

  不过,他并不建议给考试时间冲突的考生换时间,他透露,上戏今年取消了现场报名,所有报名付费都是在网上完成,这也是为了给“变换考试时间上一道枷锁”,他还是希望学生能对自己有一个了解,适合怎样的学校和专业,而不是追梦追得如此迷茫。

  梦之脆弱

  放弃

  考生口述:“我就是喜欢,所以来试试,考不上就好好高考听父母的安排。”

  刚走进考场,记者就看到一个外形看起来清纯干净的女生,一个人坐在考场外的长凳上候场。户外气温大概只有零度,她很瘦,有些瑟瑟发抖,面色看起来有点沉重。

  记者上前询问,怎么一个人来考试,没有朋友或者父母陪同。这位女生坦言:“我父母不支持我,不让我学,但是我自己很喜欢播音,所以就来试试看。”那么,如果没有考上呢?还会坚持吗?明年会仍然来考吗?女生几乎没有经过思考就脱口而出:“不会。如果没有考上,就听父母的在六月份参加高考,随便上一所大学,我的文科成绩大概勉强能上二本吧。”

  这不是唯一一个随随便便就可能放弃梦想的考生,记者在上戏初试现场追问了不少前来参加考试的学生,他们大多表示,就是来试一下,不行就继续高考上其他学校。

  徐咏也直言:“感觉现在的考生理性了很多。”少了前些年考生的冲劲和执着。黄昌勇教授也感慨:“现在的考生心态成熟了。”他们更懂得向现实屈服,也不再为梦想而“浪费青春”了。

  有一位来自重庆的姓李的考生,也是个女孩,大大咧咧的性格让她和记者的交谈也格外直白。她说,自己学了四年的表演,是中戏毕业的老师给她上的课,也上过几个月培训班,前后大概花去30万元,而她的追梦之路也一直在不断的放弃中进行。

  “其实我学了十几年的舞蹈,最开始是想考北京舞蹈学院的,但是家人都劝我说,人家都是很专业的人去考的,我肯定不行。然后四年前开始我转而想考表演。”她在北京报名了五六个学校,都没能通过初试,然后来上海参加上戏考试。

  记者追问万一还是不通过怎么办?李考生的回答依旧很轻松:“我父母是做生意的,所以条件还可以,他们希望我进他们的公司去上班。”这,又听到了梦被丢掉破碎的声音。

  梦之肤浅

  当星

  院长口述:“现在的考生太多明星意识,但我们想培养的是艺术家。”

  你想当明星吗?你想出名吗?大概很多艺考考生对这个问题的回答都是肯定的。

  尽管有考生和家长对记者直言:“我家孩子文化科不好,所以就想来艺考,至少能有张大学文凭,这样也方便以后找工作,当明星什么的就别想了。”但考生对记者坦言,谁考表演系不想出名?谁考播音主持系不是为了将来能当上主持人,“难道我想像很多播音主持系出来的人那样去当婚礼司仪吗?”他们,都想出名。

  然而,这样的想法在黄昌勇教授看来略显肤浅,“现在的考生太多明星意识,都想当明星,想着考上表演系就能出名,但是我们学校更想培养的是艺术家。”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