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虎妈"海清称自己"心里住着个爷们"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37阅读:

  《抹布女也有春天》里面海清饰演的4S店女修车工成为荧屏新亮点,剧中她跳骑马舞,冻得流鼻涕,“女汉子”形象与之前的“国民媳妇”大相径庭。专访中她坦言跟张译对戏“有点生”,也自称自己心里住着个爷们,剧中很多临时创作也出自海清多年来的真心话。

  昨天采访中最有趣的就是海清说自己的儿子,她还会现场表演儿子的神态和话语,自爆是“虎妈”的她给儿子报了很多班,而且在金钱上面,海清也有着不为人知的“仔细”。

  说戏

  “抹布女”完全没有“国民媳妇”影子

  中性风流行,跟张译对戏“有点生”

  剧中海清与张译一个是“中性打扮的抹布女”,一个是木讷的漫画男,两人把半真半假的婚姻终于变成了货真价实的两口子。海清坦言两人合作最初真的“很生”,“他见到我很拘谨的,我们一起讨论剧本时他都不说话,我一走他说话就像开了闸,他解释说因为见到我很紧张”。张译被吐槽长得不够帅,海清也称最初对于他的黑框大眼镜有意见,“我觉得没办法爱上他,因为戏里不能跳戏”。在海清眼中,罗小聪这样的人才是成功勾引富二代的案例,“因为富二代以前什么女人没见过,占有欲强烈却遇上对手,女方有所求才会上套”。

  海清演的中性风将要流行,她自己也“心里住着个爷们”,不然根本没有办法应对每天的工作。家里老人生病,孩子上学都要靠她跑前跑后,每天的工作又是从早跑到晚。“作为女人来说家庭必须要能兼顾,不然人家觉得你不正常”。海清并没有觉得要靠这个戏转型,她认为现在很多女汉子,比较能自己扛事儿,不过她自己跟这个角色的很多行为不一样,比如戏中的罗小聪对于什么事情都很“二”,或者说“神经大条”,“比如戏中富二代把车给她,让她开车上下班吧,她会说我工作没地方停车”。

  临时创作,

  逼出海清这么多年的真心话

  当然对于以往“自然演技派”的海清来说,以前的表演惯性也让她表演这个大大咧咧的女人有难度,开拍前七天是她的“崩溃期”。“导演的要求特别高,只要看见角色有一点我以往角色的影子,导演就会说不对,我就马上去调节。”直到她遇到了自己的开窍戏,“那天要帮张译打扫卫生,我就想到要把自己曾经套被子的糗事放进去”。《抹布女也有春天》中有太多的剧情是海清的“临时创作”,比如她就曾经在收拾脏衣服时竟然把儿子身上的衣服也收光了。

  《抹布女也有春天》中的男女主角有些偶像剧的情节,海清说是“小概率的事情引发大概率的情感”。罗小聪这个角色不像海清以前的角色那么多台词,所以她用了很多表情和肢体行为。“我有意降低了她的台词量,因为那些都是我使过的招儿了”。她用了很多漫画式的表演,包括想象中把前男友猛打一顿也是她的主意。但是难度最大的就是她在雪地中向张译表白,那时导演让她自己想台词,最终逼出她这几年来对“海清”这个女人的真正反思。“她的内心极度自卑,让我回头看到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比如怕黑,比如对于婚姻的恐惧”。海清也坦言自己在生活中就是跟别人“对不上”,“我常常跟人说话不在一个频道上”。

  说儿子  

  看“虎妈”给大家上教育课

  比起之前很少谈及家庭,如今的海清说起自己的儿子会手舞足蹈,她透露了很多与儿子相处的细节,记者都惊叹她对于儿子的严厉教育,她也自爆是“虎妈”,给儿子报了很多学习班,甚至还有一把尺子来收拾儿子。  

  孩子的金钱教育有点抠门

  海清笑称自己带儿子去买鞋子,儿子会选择打折的那一双,比如儿子想要一个玩具,她会说一百多块的妈妈就要工作一个月见不到你,几十块的就是半个月见不到你,结果儿子居然什么玩具都不要了。“有一次我带儿子去迪士尼,别的小朋友都买了玩具,他看上一块239元的手表,我就说‘哇塞这么贵,我自己都没买过这么贵的’,他问我如果买了晚上还有钱吃饭吗,我说只有100块,他最后逛了一圈说不买了,晚上跟我一起吃点好的”。

  不缺钱的海清为什么要这样教育儿子?她坦言自己小时候曾经想买一把伞就等了三年,“那时一下雨我就不得不蹭别人的伞回家,到现在我都记得,也告诉自己不要浪费”。儿子想要一套玩具“国宝特工七合一”,因为幼儿园的其他小朋友都有,但她一直没给买,没想到最终老公一下买了四套,因为网上“包邮”。

  “虎妈”报班忙,

  “栅栏效应”下手不轻

  海清在儿子的眼中是很厉害,比如可以修好玩具。她也自爆其实是“虎妈”,给儿子报了围棋、钢琴、写字、游泳、画画班,马上还要给他报篮球课,甚至她还给儿子报了“国学”,了解一些传统文化。在她眼中,自己花费最大的就是在儿子的教育上面,因为儿子穿的好多都是堂哥换下来的衣服。海清每次都会亲自骑自行车送儿子去上各种学习班,还会在儿子的要求下加油快骑试图超过电动车。

  海清自称自己走的“遏制型教育”,她不想让儿子觉得生活太顺境,还会让儿子做家务比如扫地,甚至出去逛街,五岁多的儿子还会帮她提包包。但是在海清眼中,“体罚”也是应该要有的,她自己相信“栅栏效应”,要阻止孩子不合理的欲望,她还有一把尺子用来“收拾儿子”,但是儿子太可爱了,在她要把儿子带到北京来之前,儿子哭着说“你还是带着尺子去吧,到时候你找不到还得回南京取”。

  采访中海清还拿自己儿子的照片和视频给记者看,五岁的丹尼尔非常有“韩范儿”,还跟着电视节目自学跳舞。至于儿子是不是很受小女生喜欢,海清笑说“那天老师说,有个小女孩在背后冲我儿子喊‘Daniel,love you’,结果我儿子回头说‘哪个妖精在喊我啊’”。(记者 梁晓雯)

标签: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