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徐克谈3D电影争议:不该在还不会使用时否定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38阅读:

<p>    徐克在《神都龙王》拍摄现场教戏。再次拍摄3 D武侠,并挑战水中3D,徐克再次敢为人先。</p>

   徐克在《神都龙王》拍摄现场教戏。再次拍摄3 D武侠,并挑战水中3D,徐克再次敢为人先。  

  狂人对话

  被称“技术狂人”的导演徐克,新作《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将于9月28日与观众见面。早在上一部《狄仁杰之通天帝国》时,他就想玩3D,给观众提供更炫的观赏性,无奈因相关技术不成熟、缺少专业人员,最后未能偿愿。后来,他在电影《龙门飞甲》中首次采用3D摄像机拍摄,备受好评。这次,他在技术路上又向前迈进一步,玩水下3D!

  监制陈国富说,虽然知晓剧本设计等细节,但每看一版剪辑,都会发现有“小意外”,“徐克是一个已经有五十多部成熟作品的导演,你会以为他的精力有限,锐气也在走下坡路。实际上并不是,他永远在追求更困难、更高端、更前瞻性的电影表现手法,这是他一直让我意外的地方。他的想象,让我永远看不到底。”编剧张家鲁透露,导演的奇思怪想层出不穷,要是都拍完电影得有三个小时。动作导演元彬笑言,《神都龙王》的夜戏片场绝对会让老外也发懵“八台发电车,八台吊车,我在这行做了三十多年,都是第一次见到。地上摆的轨道就不用说了,我们这是连空中都会堵车。”

  看着“龙王”掀起滔天骇浪、战船摇摇欲坠、水上激战水下跑马等一系列场面宏达、想象力突出的画面,很多人不禁生发一种感慨:你永远猜不到徐克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近日,南都记者独家专访了徐克,听听他如何评点自己的技术尝试,如何看待光环与争议并存的3D电影。

  A 技术探索“拍《通天帝国》就想拍3D,但没几个人能做”

  南方都市报:大家称你是“技术狂人”,“中国的卡梅隆”,你怎么看这些称号?

  徐克:我先讲一个故事。当年拍第一部电影《蝶变》(1979年)的时候,有些朋友就问我为什么不用后期特效?被问了几次后,我发现自己没有“用特效”这个概念。当时我自己也觉得奇怪,为什么没有呢?我就去找行内的一些前辈、专业人士聊,发现他们对特效这个东西很惧怕,有种不安的感觉。

  南都:惧怕什么呢?是怕观众不能接受,还是其他?

  徐克:他们觉得这个技术中国人做不来,中国人肯定比不过外国人。这件事在当时给我造成一个很大的冲击。我认为,我们中国人应该行的。拍电影对于大家来说都是一样的,哪怕我们的预算、后期制作费没有国外那么高,但我们也能掌握技术,具备经验。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技术狂。我只是觉得,作为一个电影行业的从业者,我们一定不要对自己能够使用的工具抱有恐惧感。摄影也好、特效也好、3D也好,我们不要怕它,要敢于把它变成我们的工具。有一个人能用这个工具就说“喔,你是一个技术狂”,千万不要这样想。你可以用,也可以不用,但你在用的话,至少说明有人在用。我记得在拍《通天帝国》(2010)的时候,我就想拍一个3D电影,结果没有人能做,数来数去,全世界数不出几个人来,当时《阿凡达》还没出来,3D电影很少。这几年以来,3D电影突然之间转变成一个全新的拍摄观念,这在电影历史中是一个很大的变化。作为在这个年代里的华语电影导演,我们要与世界同步,在这个时期里把握现有的工具和技术,让有兴趣的人能够有机会和空间去运用这项技术,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精神根源。

  南都:这种精神根源就是支撑你不断尝试新技术的动力?

  徐克:对,我总希望有一天,外国人会说“一个中国人发明了这个东西”。在制作上,也许我们也能创造一些他们外国人没有见过的工具或技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我们的市场很大,可是电影的种类不够丰富。不仅仅是技术不够丰富,创意也是,还需要大力地去做一些努力和尝试,从业者和观众不用局限在一两个类型中做选择。比如有人说,爱情故事火了,很多人都去拍爱情片,没有其他类型的电影。我觉得这种观念不应该存在,我们需要不同的人做不同类型的影片。如果,我们的工业里有很多拍不同电影的导演、很多用不同技术拍出来的电影,那么,我们的机会、空间和市场在世界范围内是最好的。我们要努力做到这一点,而不是说只拍一种东西,那样很短浅。

  南都:在这些年不断尝试的历程中,你觉得自己步子迈得比较大的是哪几次?

  徐克:我自己真不知道,要看我自己喜欢什么。比如说,有段时间很喜欢喜剧,我就一直在想喜剧的事情。后来,我想拍动作片,就去拍动作片。再后来,我想做特效,我就做了特效。

  时间过得很快,一闪一晃,三十几年了,这些过程都好像是昨天发生的。我没有觉得自己在什么时候、哪部片子上多付出所谓的精神与心机,没有这种感觉。比如说当年做动画片《小倩》,我把电脑渲染的3D画面放进动画里,当时引起很多争议,动画界也跟我争论了很久,说所谓的平面动画和电脑渲染出来的三维立体动画是不能放在一起的。我只是觉得,创作没有那么多所谓的规则和条条框框。现在很多人都会用这个方式做动画。所以说,我们常常会给自己设下某种限制,以为这就是专业的经验所定下来的规则。实际上,我们反而要避开这种东西,把所有阻碍我们创意发展的东西都移开,向前走。

  南都:《新蜀山剑侠传》与《蜀山传》在外界看来是你技术路上比较大胆的尝试。你觉得呢?

  徐克:其实我没有这种意识,没有想太多。比如说现在的《神都龙王》,当时我们想这样做,而且尽量去做到,我觉得就很好啊。可能到下部戏,我就会想要做一个不同的东西,每次尝试是不一样的。至于说步子准备跨多大,我没有仔细想,一想的话就会想这个做多少,那个怎么样,这样反而不好,陷入了另外一个条条框框,这不是我想要的。

  3D争议“永远是内容为先;尽责任克服有需要的难题”

  南都:这几年来,3D在风靡全世界的同时也引起了一些话题与争议。比如导演北野武就批评说,只有成人片才用3D拍。有很多导演认为3D是电影发展的趋势。是噱头还是趋势,你怎么看?

  徐克:这个话题应该让时间去判断,当代电影人的责任就是克服这项技术,把它变成一个我们可以运用的工具。因为大家接触这种模式,时间还太短。比如刚刚有彩色电影的时候,黑白电影的追求者就会质问“为什么电影要有彩色?不需要”。不应该在还不会使用它的情况下,就讲一大堆不需要它的话。哪怕你不用,哪怕在电影史上回头看3D只是一刹那,我觉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拿在手上会用就好。3D和2D确实给观众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当你承认这一点,当你需要用3D体验去表现故事,那就拍3D,不要受到限制。并不是说一定要用3D来拍成人片,也不是说2D拍的就不是成人片。(笑)最重要的是尽自己的责任,去克服那些你认为需要攻克的难题。

  南都:还有一个由3D引发的热点话题,技术与内容的关系,哪个更重要?有的电影被批评说过于追求视觉效果而损伤了想象力。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