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陈奕迅新歌叫“任我行” 林夕:任先生本身很有型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38阅读:

<p> </p>

  上周五(9月20日),被誉为“华语乐坛第一词人”的林夕来到惠州参与“方直名人汇”系列讲座。本次讲座的主题是“林夕音乐背后的故事”,林夕难得地向在场观众阐述了一首流行曲歌词的诞生全过程,让夕爷的一众“脑残粉”大呼过瘾。在陈奕迅今年的年度大碟《The Key》中,林夕贡献了四首歌词,其中《任我行》是颇受欢迎的一首,这首歌在香港各大流行榜上均曾高踞首位。

  跟这几年林夕的很多大热作品一样,《任我行》也是一首“非情歌”,继续用歌词说人生道理的林夕,这次剑走偏锋,选了一个不容易讨好的题材。到底林夕是如何写出《任我行》的呢?他对近日香港乐坛的“词人文盲论”又有何看法?近年减产的他会退休吗?接下来就让夕爷亲自解答!

  Step1

  起歌名

  “词神”开班教填词!

  我有一个“备用歌名名单”,里面有金庸、亦舒、百度名人金句……

  记者:为什么要把Eason这首歌取名为《任我行》?

  林夕:我作为一个写歌词的人,一般都有一长串的备用歌词名单,里面会收集一些可以用作歌名的书名、电影名、人名,这些词我都会记录在电脑里面。在这个名单中,有一个专门的部分是“金庸小说”中我可以“利用”的词语,“任我行”就是其中一个。除了“金庸小说”所发散出来的备用歌名,我还有“亦舒书名”、“百度名人金句”等名单。有时候创作就是如此,很多人以为是我们填词人经历过一些什么事,从而启发我们可以这样写,但有时候它反而是倒过来的,《任我行》这个案子就是这样。有一次我无意中翻开这个备用歌名名单(真的是无意的啦),“金庸小说”系列中没有被用过的词语其实也所剩无几了,你看电视剧也都不断在拍,我就看中了这个“任我行”。任我行先生(注:《笑傲江湖》中任盈盈之父,日月神教教主)本身很有型,我就决定用它来做歌名。这是第一步,《任我行》的前身,这首歌当时还处于一个“单细胞”的阶段。

  Step2

  定基调

  你可以简单快乐,但“血淋淋”的手法难度更高也更有意义

  记者:选择写《任我行》之后,你是如何给这首歌定下基调的?

  林夕:“任我行”这个名字很好,如果是用作小说或散文的标题,我不会有那么多的限制,但用来写歌就不一样了。如果我没有那么为难自己的话,《任我行》可以按照一般的流行曲写法,写成很简单、很快乐的童谣,“千山万水任我行”的那种感觉,这样的话,听众也不用去消化什么东西,快快乐乐地“任我行”就好,喜欢的事情就应该去做,想去京都旅游就马上动身去京都。这样的歌词我肯定比较有把握可以写好,也不会出现那么多不明不白的地方,让别人说现在的歌词“上文不接下理”了(笑)。还有另一种写法,就是直接引用金庸笔下的角色,霸气、大气,任何难关都不怕之类。

  记者:但你最后两个方向都没有选,选了最难的“第三个方向”?

  林夕:写歌词的第一个程序,当然就是要配合作曲人所写出来的旋律,这个是必须强调的。多数人都误解了歌词,我过去蒙受过不少“无头冤案”,很多人说我是一个非常忧郁的人,经常写那么多悲催的歌词。所以有一次我就跟陈奕迅说:“你可不可以不要把那么多慢歌拿给我写,给一些快乐一点的快歌让我填词吧。”我想多写一点没有那么悲催的歌,否则人家会误会我的性格。比方说,当我拿到《一丝不挂》的旋律,你要求我写出一首很有正能量的歌,我相信连陈奕迅唱起来也会很奇怪。说回《任我行》,它的旋律本来就比较轻快,情绪不会太极端,虽然跟《一丝不挂》一样都是作曲人泽日生的作品,但副歌部分没有一滴狗血洒下来。整首歌都保持得很平稳,所以不能按第二种“霸气”的方向来写。

  如果让我用第一种“快乐自由行”的角度来写,我也会很不甘心,到了我这个阶段,经历过一些人情世故,必然会觉得这样写出来是假的。像浮云一样飘来飘去?飞不起来。去森林的话,万一你进入了一个树海,迷路的话你就死掉了!你是一个城市人,有蚊子咬的时候,你会开始不耐烦,你会后悔。好端端的,我坐在家里看纪录片,也能看到森林啊。其实,说到“任我行”这三个字,我最直接想到的就是经常在我内心出现的一个感慨:任我行,其实我又能行走到哪里去?于是,我决定用一个“血淋淋”的方法写出我们的现实生活,这样写的难度当然比写“快乐自由行”要高很多,可是也有意义得多。

  Step3

  找方向

  我希望在聪明的歌里再多加一点智慧

  记者:《任我行》里试图阐述的东西,普通歌迷未必能完全明白,作为填词人的你,能简单描述一下吗?

  林夕:在我想好“任我行,我又能走得多远”这个方向之后,我要做的是控制歌词里的“野心”,这个情绪上的节制是最难的。尽管天赋我们自由,但为了种种原因,我们不得不主动放弃这个自由。但这也不是绝对的,“任我行”嘛,走到一个地方觉得不习惯的话,你就离开啊,没有人会锁着你。真实的人生总是不会那么简单,我们往往介乎于有时甘心、有时不甘心的状态,你明明不喜欢这个工作,但你还是继续做下去,碰到一些不好的事,你会觉得不甘心,但当你想起另一部分的满足感与好处,你又变得甘心了。

  我可以举自己真实生活中的例子,用我的本业填词来解释一下“任我行”。在中学还没毕业的时候,我最大的志愿就是写歌词,果然这一条路我一直走下去,走了很多年才慢慢发现,我的确做到了自己想做的东西,这是出于我的个人自由选择,可它同时也带来了太多的不自由。我必须偶尔写一些不喜欢的东西、接一些完全无感的案子,假如我不写这些的话,可能我就会失去写最喜欢的题材的机会,也不能继续写对这个世界有意义的东西了,这是一种必须的“交换”。但凡有理想的人,必然不是最自由的,最自由的人就是无欲无求的人,有理想就会有求,有求就会有限制。于是我决定,一份有生命力的歌词,写到最后应该是没有答案的。在《任我行》里,我想写“自由的极限”,即使给你百分百的自由,你还是会主动放弃其中部分自由。我希望这种矛盾是没有答案的,人生之所以真实,是因为我们总是矛盾的,有时希望自己一个人,有时希望身边多一点人。当然,《任我行》也可以写成一首不用消化的流行曲,一听就可以全情投入,但我希望在聪明的歌里再多加一点智慧。真正的智慧是,你明白到一些事情,本身没有绝对的答案,因为问题本身就是答案。懂得问问题的人,其实找不找得到答案都没有所谓。

  Step4

  抠细节

  我竟然写出了“空山无人”

  记者:在《任我行》这首歌里,你最喜欢的是哪个细节?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