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演员谭卓:过度曝光是无谓消耗 收入只够买水喝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42阅读:

《如梦之梦》中挑战话剧

  她第一次演电影,就被提名戛纳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她不把自己当艺人,在红毯和时尚杂志上很少看到她的身影;她不常出现在商业电影里,因此能记住她样貌的观众应该不算多……她是谭卓,2009年被导演娄烨一手发掘的女演员。

  昨日,在第三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上,谭卓带来了新作《步步追魂》。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谭卓自称对“纯粹”有着较为偏执的追求,“我现在的收入只够买水喝,但我却过得很自由”。

  ●“首次演恐怖片,但从来不看恐怖片”

  羊城晚报:怎么想到会去拍一部恐怖片?这和你之前的作品差别很大。

  谭卓:因为没有尝试过,想看看恐怖片是怎么把观众吓到了。其实我之前从来没想过会拍恐怖片,因为我自己不会看恐怖片,觉得挺吓人的!有些人可能心情不好,或者想追求刺激,会去找恐怖片看,但我从来没有这种诉求。

  羊城晚报:这么胆小,那拍摄的时候不会害怕吗?

  谭卓:不会,在现场没有那么害怕,毕竟人多啊。再说我的角色也不是特别恐怖,是个正常人,只是剧本预设了比较阴森的氛围而已。

  羊城晚报:以前没发现你身上有演恐怖电影的特质啊?

  谭卓:我也没发现啊。要什么样的特质才会演恐怖片呢?好像李心洁那样,外表很可爱,但在电影里有很大的反差?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好像的确没有这样的特质(笑)。

  ●“要爱惜羽毛,过度曝光是无谓消耗”

  羊城晚报:你很少拍商业电影,为什么?

  谭卓:可能是我入行就碰到了娄烨导演的《春风沉醉的夜晚》,所以大家就认为我是一个艺术片演员。而我自己呢,很少特意地去区别商业片和艺术片。我演一部电影,就是因为对这部电影有兴趣,想去玩玩。但必须承认,《春风沉醉的夜晚》的确是我电影之路的启蒙老师。

  羊城晚报:它对你有什么意义?

  谭卓:我一开始接触的电影就是《春风沉醉的夜晚》,这部电影带我去了戛纳,当时站在红毯上真有些不知所措。这个起点比很多刚入行的演员都要高。往那之后,“春风”就成了我评价一部电影的基准线。除了剧本之外,我还会了解一部电影的合作团队,比如“春风”就是一个国际团队,才能做出那样高质量的电影。我没有把电影看成是特别神圣的艺术殿堂,但会尽可能地纯粹一些。

  羊城晚报:什么才是你理解的纯粹?

  谭卓:当一个比较奢侈的演员吧,不是说每天都有大片拍,每天都有人来关注我。我说的奢侈就是在这个圈里尽量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如果被逼着去拍什么戏,做什么事情,那会觉得很委屈,那是在无谓地消耗生命。

  羊城晚报:演艺术片能让你找到纯粹的感觉?

  谭卓:去年演了一部电影《小荷》,我一分钱片酬也没拿,还帮着导演到处吆喝,然后去了威尼斯电影节。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我发现这个制作团队做电影,并不是抱着挣钱的目的,只是出于对电影的热爱。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吆喝的人,但我到了威尼斯后,挨个给记者发短信,邀请他们来采访。现在的大环境都是在向钱看,但我也想让大家看到,在中国还有这样一群电影人,在如此纯粹地实践着自己的梦想。

  羊城晚报:可是哪有不计成本和报酬的艺人呢?

  谭卓:可我就是这样的人,我想尽可能地、不带任何目的性地去做喜欢的事情。为什么这在当下变成了一件很难的事情呢?我之所以在圈里成长为今天的我,也是因为碰到了两个好经纪人,他们引导我尽可能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不是强加我很多额外的工作。我所在的经纪公司也并不赚钱,但依然帮助我,这就是我在这个圈里的幸运吧。

  羊城晚报:但是如果曝光量增加,会让你更有市场,从而也会让你参演的艺术片更有影响力……

  谭卓:我也纠结过,名利就是一把双刃剑。我想顺其自然地发展,不刻意追求曝光率。我要爱惜自己的羽毛,过度曝光也是在做无谓的消耗。

  ●“娄烨就像人生导师,遇到他很幸运”

  羊城晚报:说到幸运,碰到娄烨也算是一大幸运?

  谭卓:是的,他把我从一个无名的演员带到了国际舞台。娄烨的做人观念和艺术修养,让我看到了更高的层面。娄烨对我来说就是一位人生的导师。

  羊城晚报:还记得第一次与娄烨相遇的情景吗?

  谭卓:当时娄烨在为新片找女主角。副导演跟我经纪人说,拍个照给娄烨看看。后来娄烨就约我见面。第二天凌晨一点多,娄烨就给我打电话,还挺着急的,就这样把角色给定了下来。

  羊城晚报:如果没有碰到娄烨,你会在做什么?

  谭卓:(笑)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就好像我的人生从来没有规划过一样。我对世俗的成功也没有什么定义,顺其自然,自由,是我一生都在追求的东西。

  羊城晚报:在你看来,娄烨有什么过人之处吗?

  谭卓:他很有艺术的天赋,他总是在一些问题上有比他人更高的认识,看得更深入一些。

  ●“我现在挣的钱,只够自己买水喝了”

  羊城晚报:最近你还在演赖声川的话剧《如梦之梦》,这要花很多的时间?

  谭卓:我很感谢在我的生命即将进入转折点的时候碰见了“如梦”,它就像一股巨浪一样袭入我的生命。话剧这种表演形式对演员来说是一个很难得的提升过程。为了这部话剧,我可能要到明年2月才会去接新的戏。也正因如此,我现在挣的钱,只够自己买水喝了(笑)。

  羊城晚报:你说的是什么样的人生转折?

  谭卓:我的表演到了现在,感觉需要来一些变化,恰好就遇到了“如梦”。它对我表演的提高难以想象,一场戏,我经常排练十遍,每次都会带来不同的启发。刚开始演时很崩溃,觉得这个角色太跌宕了。我在剧里见证了一个女人的一生,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就像跟一个怪兽在决斗。

  羊城晚报:你所指的怪兽是什么?

  谭卓:生命成长过程中遇到的挫折吧,比如我经常无法让自己放松,还有与生俱来的紧张感。但这些好像在最近有所缓解。我能感受到一种蜕变的力量,或许在我明年2月份结束“如梦”的巡演后,会感受得更清晰一些,我现在不能明确将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王正昱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