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九把刀:我有很多裂缝,不喜欢人家对我期待太高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44阅读:

  

<div mce_tmp=

        九把刀,本名柯景腾,台湾彰化人,网络作家。因《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而成名。该小说出版当月就狂销20万册,同名电影上映4天票房就过亿。

  九把刀形容,这3年是他人生中“最奇特”的3年。2011年,这位台湾网络写手,把自己的作品《那些年》拍成电影,上映4天票房就过亿。2012年,这部电影竟然还不算下画。但到了2013年,有人开始奚落:你的小说更新太慢,你的第二部电影怎么还没开拍……

  “人生就是不停地战斗!”他经常在博客上说的一句话,被许多网友奉为励志格言。然而很少人留意到,他已经35岁了。今天的他,还是否能如3年前那般“热血”和“勇猛”?

  九把刀对南都记者说:“我更希望大家感觉到一个真实的我,一个会懒惰、有小怪癖、有很多裂缝的我。”

  前晚他来广州,本计划参加方所的一个读者见面会。然而,因为报名的人数太多,出于安全考虑,见面会被警方临时叫停。不少“刀迷”表示失望,他的抱怨也很直接,“如果在台湾,我会骂警察,骂到他们道歉为止。但是在这边,我只能缩着尾巴逃走”。

  从某种程度来看,九把刀是个想法特别多,表达欲特别强的人。聊H IG H了,他甚至会比划双手、激动地对记者说:“这个我从来没讲过,让我讲完。”

  九把刀给记者列了张“愿望清单”———要做的10件事情。包括写完999个故事,每个故事都要快快乐乐地完成;在非洲大草原上看狮子交配;到日本观摩真正的A V拍摄现场;帮周杰伦填一首歌的歌词……而最后一个梦想则是:完成了以上9件事后,再找10件事再接再厉!

  “20多岁的青春岁月,再也追不回,但我总提醒自己,别以为做完就没事干了,毕竟这个世界还这么大、这么好玩。”九把刀用食指托着脸蛋,两个眼睛笑得眯成缝。那画面像极了某个卡通人物。

  对话

  谈个性:加点负面更真实

  南都:你的小说题材涉及广泛,有爱情、武侠甚至惊悚,这些生活经历你都有过吗?

  九把刀:倒不一定。但我感兴趣的事情太多了,一不小心,这些兴趣就会变成创作的一部分。比如上研究所的时候,我对咖啡突然产生兴趣。从烘焙咖啡豆开始,然后磨碎、配比。两年后忽然有一天,我觉得泡咖啡好麻烦,为什么不去喝星巴克呢?但是,我对咖啡的认识就在这两年中建立了。在写《等一个人咖啡》时,我会用泡咖啡来象征爱情。

  南都:那些黑暗系列小说呢?当中有特别传神的细节描写,是否也流露了你内心阴暗的一面?

  九把刀:或许还真有。我有一部小说叫《猎命师传奇》,灵感来源于养鱼的兴趣。我想知道什么鱼是最可怕的。于是我做了一个实验,我养了一堆肉食鱼,不喂饲料,把小鱼冻成冰块,再把冰块丢进鱼缸,融化时,鱼腥味出来了,大鱼开始吃小鱼。后来,我连食人鱼都丢下去了,还养了淡水鲨鱼,还有龙虾,整个就是一场大乱斗。这些场面,被我幻化成魔斗,写进小说。然而一连串实验也告诉我,动物的凶残,只有在面临饥饿和威胁时才会出现。

  南都:你的性格真有好多面。有网友评价你是“九重人格”、想象力丰富、正能量爆表,你更认同哪个?

  九把刀:我觉得都有,但再加点负面的信息,会比较真实。比如,小怪癖,会懒惰,自信过剩。我有很多裂缝,不喜欢人家对我期待太高,也不追求完美。

  谈写作:希望能维持到80岁

  南都:你不是说“人生就是不停地战斗”吗?人们总是看到积极向上的你?

  九把刀:这就是人性啊,人很难总是保持积极。近年,有读者开始抱怨我写作速度越来越慢。是的,我承认我懒惰了。如果总是很热血地向前冲、不停地写,我很怕会像泡咖啡那样,兴趣就渐渐消失。我很清楚自己的缺点,很容易被新事物吸引。但对于写作,我希望我们的关系能够更持久,我希望到80岁仍能写小说。

  南都:为什么特别想维持“写作”这个兴趣,它能带给你什么?

  九把刀:成就感和操控感。写作不需要和任何人沟通,我不需要吵架,并且也不需要花钱,只需要时间和专注力。它就是我的东西。

  谈电影:至少我怕丢脸

  南都: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再青春的你,还能写出青春的小说吗?

  九把刀:我很多年前就意识到,迟早有一天不能写青春小说。最近我作品里,热血的角色越来越少,悲伤命运的人开始变多。曾有个作家说,结婚了就没有办法再写感人的爱情故事,都是一些现实主义的婚姻破碎的东西。

  其实我觉得有道理。我跟我女朋友交往的前几年,对爱情的喜悦都投射在了小说里面,然后现在已经交往8年,小说角色追求的东西就开始改变。

  南都:《那些年》之后,你计划拍第二部电影?通常“第一”很成功,“第二”就会有风险的,怕不怕?

  九把刀:我已不可能是百分之百的无欲无求,光是要逼使自己不要期望用第二部电影去证明任何事情,就已经非常困难。但是我骗不了自己,我的心境已不像3年前纯粹,至少我怕丢脸。然而另一方面,我必须克服求胜的心魔,因为《那些年》的成功,正是因为纯粹。

  所以,我坚持要在《那些年》拍完后四年,即2014年才开始第二部电影,以拉长跟《那些年》的时间距离,让我可以把事情想清楚,同时稀释大家对我的期待。(笑)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