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红雷:不喜欢中庸 拍难戏有瘾

简介

杜琪峰新作、讲述缉毒警察和毒贩斗智斗勇故事的《毒战》将于今日正式公映。

  杜琪峰新作、讲述缉毒警察和毒贩斗智斗勇故事的《毒战》将于今日正式公映。昨日,主演古天乐和孙红雷、李菁兵分南北两路,为影片公映做最后冲刺宣传。作为东北人,来到沈阳的孙红雷就像回家一样。一见到记者坐在地上,他也一屁股坐下,和记者聊开了。说到《毒战》中他饰演的缉毒警察获得了大家认可,孙红雷自信地表示:“我拍难戏有瘾。 ”

  钟情“缉毒警察”“多年来一直在收集素材”

  记者:你演过不少有关缉毒题材的影视剧,这回又接了《毒战》,是对这个题材情有独钟?

  孙红雷:我是对这个职业很好奇。缉毒警察很危险,你死我活,我想每个男演员可能都会对警察感兴趣。我这么多年来,也一直在收集素材,采访一些缉毒警察、卧底、毒贩等等。所以接拍《毒战》,我有足够的准备。

  记者:你自己收集的素材,让你对缉毒警察这个行业有了很深入的了解吗? 《毒战》中有很多看着很残酷也很真实的场面,现实是这样吗?

  孙红雷:缉毒警察比其他警种更危险,他们要面对的犯罪分子有AK47、火箭炮、高级跟踪设备……他们太有钱了。但缉毒警察的经费和装备都有限。(电影中有个情节是警察们掏兜,结果很多人只有几十块钱,真实吗?)真实!我们的警察兜里真的是囊中羞涩,所以你看毒贩那么有钱,有的人也会产生波动,人家有钱到你不敢相信,我们没钱到你不敢相信。我去采访他们的时候,有个缉毒警察说要请我吃饭,然后他就回去申请经费,叫招待费,我当时感觉真的挺难受的。还有他们要给线人线人费,也要层层审批,可能有时候钱到了,案子都过去了。

  记者:片中有一段你卧底被迫吸毒的情节,之后又用泡冰等方式紧急缓解,这些情节都来源真实吗?

  孙红雷:是真实的。我采访过缉毒警察,问他们卧底的时候最怕什么?他们告诉我,最怕人家让你吸毒。因为你迟疑一秒,这个节奏就不对了。很多时候,你说说话、吃饭吃到一半,对方就突然走了,这种情况经常有。所以他们压力很大,一不小心,跟了几年的线就没了。

  吸毒后的反应,我们也特别打电话到禁毒处去讨论过。大致的反应是这样的。那个用冰水紧急处理,可以让症状不要发出来,但是身体会很虚弱。不过演戏的时候,我吸的是葡萄糖。

  记者:《毒战》有很多敏感情节,但还是能顺利过审,你是不是觉得很开心?有没有删掉的比较敏感的戏份?

  孙红雷:当然有了,删了很多啊。不过我特别开心,为我们的审查制度鼓掌。能允许导演来这样拍戏,中国的电影在进步,中国电影是有未来的。

  回应被称“戏霸”“我是一个很极端的演员”

  记者:不少人都看过电影了,你在片中饰演的缉毒警察很精彩、也很冷酷,相反,古天乐的毒贩就显得不够丰满。你怎么揣摩这个人物?

  孙红雷:我看过了,我觉得古仔演的特别好。《铁三角》的时候,我们俩的表演都还有外在的东西,现在已经更好了。其实演戏就是做减法。

  我觉得缉毒警察必须要冷酷无情,因为你的敌人冷酷的程度要远远大于你,还比你有钱。他们是真正的亡命徒,所以你要以恶制恶。我以前采访缉毒警察的时候,我问他们出发前你们都会想什么,会不会跟家人交代一些。他们跟我说,什么也不想,也不太敢想,要是留恋,就会干扰自己的情绪,牺牲的可能就更大了。

  记者:不少人说你是戏霸,在片场拍戏的时候就像疯了一样,是这样吗?

  孙红雷:我是一个很极端的演员,要不不拍,要拍就要拍好,我不喜欢中庸。我拍难戏有瘾。别人说我像精神病,创作一个角色,如果不像疯子、不像精神病,我觉得创作不好。演余则成的时候,我在现场憋得就很难受。演戏就是一种控制,《毒战》我憋得也很难受。

  未来想要去进修“两三年内去好莱坞学导演”

  记者:演了不少经典角色,还有没有特别想要尝试的?

  孙红雷:我目前正在演一个建筑师,还不能透露太多。我还想尝试演医生,还有记者。我刚出道的时候碰到记者就急,觉得记者很可恨,现在我知道了他们也有难处。大家都不容易,我想演一个对大家都公平的角色,到底哪不容易,这个我就得需要跟着你们去采访了。

  记者:在生活中,你还有想做但是没有做成的事情吗?

  孙红雷:我发现我也就能演戏。生活里面持家、管家我都不行。(能说说是哪方面吗?)就是不知道怎么生财有道,人家都会开餐厅。其实我对服装、时尚特别感兴趣,但是每次我都被自己的低智商给吓回去了。

  记者:未来有什么计划吗?

  孙红雷:还有三个电影和一个电视剧要拍。我还是想回去上学,两三年内去美国好莱坞学习一下,学习导演,主要是学习一下人家的技术。现在好莱坞的导演都到中国来,6月我也有一部大片要拍。(现在不少华人演员在好莱坞大片中只能打酱油,你怎么看?)我要演的话一定是以中国人为主角的,以前也有找我演反一号、还有什么男6号,我都拒绝了。

  辽沈晚报记者 张铂

  辽沈晚报记者 张铂 摄

最新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