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赵本山曝退出春晚真相:讽刺很难 总和乡长过不去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45阅读:

揭秘赵本山退出春晚真相

当56岁的赵本山在蛇年除夕前20天再次爽约央视春晚时,人们没有多大意外。就像得知将是郭德纲取代赵本山点春晚的“炮捻子”时,人们也没有太多的惊喜。

“讽刺很难,我也很累”

对于赵本山离开蛇年春晚,春晚剧组给出的说法是“作品未能达到自己的心理预期”,去年因身体原因临别春晚的作品《好人赵大海》在彩排时也被剧组认为“笑点不足”。

2010年央视春晚到了第四次彩排时,赵本山的小品《捐助》还被要求改结尾。2009年春晚终审结束后赵本山方面更是接到了“剧本被淘汰,需要重新创作”的通知。今年如是,赵本山选择了退出。

“十几分钟完成一个故事,过程中还要笑,很难的事,我现在也很累,不好弄。讽刺很难,总和乡长过不去,只能自嘲。”已经十分熟悉央视规则的赵本山也不可避免地有怨言。

不能不说的

“审查”

“讽刺”几乎是春晚小品自诞生起的“原罪”。这个时代需要的是辛辣讽刺。 应该说,春晚的“审查”伴随春晚诞生那天起就开始了。1984年陈佩斯、朱时茂的《吃面条》在开播前两个小时还没通过审查。曾深入采访2012年春晚剧组的一位记者表示,在市面上的电影、舞台剧等喜剧作品都还有颇多限制的情况下,春晚作为一台国家晚会,有更多要求,也有其苦衷。

时间过去近30年,中国的社会生态早已发生变化,但春晚语言类节目一边排练一边按审查要求改词的传统没有改变。在赵本山的小品只剩下讽刺江湖术士的“忽悠”,其他小品只剩下“妻管严”笑料的时候,人们更怀念当年诸如《牛大叔提干》里的“扯蛋”、《打扑克》里的“小秘管领导”、《拜年》里的“下来了,因为啥呀,腐败啊!耗子给猫当三陪――赚钱不要命”那种会心又舒心的深刻讽刺。

“天才”演员逐渐离开

小品出现在缺乏喜剧的年代,给那个社会时代带来了久违的笑声。在小品后续乏力、青黄不接的当下,人们开始怀念陈佩斯、朱时茂、赵丽蓉、赵本山、宋丹丹、黄宏等同台演出、群星云集的年代。

多次担任春晚语言类节目总统筹的王宝社说,以前和赵丽蓉讨论小品的创作和表演之难,赵丽蓉就说,小品需要演员有“打闪纫针”的那种能力,说的是能借着闪电的光把线穿过针眼,即一种表演的天分和爆发力,而拥有这种能力的演员非常少。时至今日,春晚小品的效果还是摆脱不了依靠天才演员的现状。陈佩斯、赵本山、赵丽蓉之后,有镇场功能的天才小品演员已几乎没有了。“没有新人,重要演员十几年没有变,许多重要的演员和创作人员转移了,出现了断代。”四届央视春晚总导演金越表现出对春晚小品越来越“难看”的无奈。

有底蕴才能打动观众

离开春晚15年后,陈佩斯的剧场喜剧《托儿》毛利达到了5000万元,他已经可以底气十足地说:“离开春晚就没打算再回去。”和春晚小品的没落相反,这些年,在北京的舞台剧市场上以喜剧为卖点的剧目越来越多,甚至成为市场的主体。“开心麻花”、嘻哈包袱铺、德云社等都是市场中成长起来的喜剧演出团体。

开心麻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洪涛表示,真正的艺术都是来自民间的,但当民间的东西进入庙堂时必然会有一批鲜活的、有质感的东西就丢了。这就是为什么赵本山屹立春晚20年不倒是值得尊敬的原因。无论何种形式的喜剧,都必须是非常真诚的,必须有文化、有底蕴,才能真正打动观众。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