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365体育app >
汤唯谈未来:不敢想跟李安再合作

作者:采集侠 2018-09-28 10:47阅读:

  汤唯在《北京遇上西雅图》中饰演沦为穷人的拜金女“文佳佳”,这个“文艺女神”更不惧“扮丑”首次献上喜剧表演。昨日汤唯在北京接受新快报记者专访,她自爆演孕妇压坏了自己的胃,自己现在的年龄希望经历怀孕,可惜还在等待那个他。自称喜感不到位的汤唯也表示从海清身上学到不少东西。谈及感情,她直言吴秀波很浪漫,自己正是喜欢心智成熟的男人,只不过她非常介意炒作两人的绯闻。最后不得不说起“伯乐”李安时,她竟称“不敢想跟他合作”。

  说表演:当孕妇压坏了胃

  “女人到了我这个年龄都希望经历怀孕”

  汤唯说看到剧本的瞬间就想钻到角色里,片中展示的孕妇生活很浪漫主义,大着肚子买螃蟹、喝酒泡吧、光脚在马路上飞奔,她自爆演孕妇天天背重包,还为此压坏了胃。

  新快报:去国外待产生子是热闹话题,你怎么看?

  汤唯:我也去打听了不少,听过不少版本。我很震惊有名牌大学博士生代孕的,还有一些是公众人物。佳佳这个人物是因为刚刚毕业投门无路,看似物质主义有些蛮横的行为,其实是因为她脱离轨道,没有安全感,就好像父辈苦过来就会想要挣更多钱。有些女强人也并不是很幸福,人都是追求一种平衡的。

  新快报:这次你的表演受到很大关注,人物也很有层次感。

  汤唯:这个角色愿意真实接受内心的妥协和坚持,既有勇敢地抗争,也会勇敢地接受。她走上小三的路其实是对生活的逃避,她必须往下走,至于越来越物质、行为乖张是她想忘记真实的自己,蒙蔽自己的眼睛,直到Frank出现才认实到自己的问题。

  新快报:角色一开始让人有点讨厌,后来的变化是你坚持的?

  汤唯:导演原来要的也不是简单现实的北京大妞外加小三,其实我是非常听导演话的人,有想法会建议,但如果不行我就会按照原来的要求走。商量后人物的转变让这个人物更立体,有多种价值观在里面。

  新快报:有人说你演的孕妇太麻利了?

  汤唯:可能是有奔跑踢腿的戏,其实我天天在想怎么演,只要有怀孕经验的人都凑过去问,恨不得睡觉时肚子里真有一个。我让自己背个双肩大包,里面放着铅球、大米,20斤重。除了洗澡之外都背着,但是一个小时就感觉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没办法了。后来实在腰受不了,又发现胃压坏了。有一次我半夜还背着包睡,翻身差点掉下来。

  新快报:这种经历会不会让你对怀孕有恐惧感?

  汤唯:怎么会呢,拍摄文佳佳在医院做B超的戏份时,我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胎儿轮廓,让自己相信那就是肚子里的小东西。看到彩超后我越想越开心,女人到了我这个年龄都希望经历的事情。

  谈感情:吴秀波很浪漫

  “介意绯闻炒作”

  “我在等那个他”

  《北京遇上西雅图》讲述了汤唯扮演的文佳佳和Frank发生在异国他乡的爱情奇遇故事。吴秀波饰演体贴稳重的落魄男,还亲自伺候汤唯坐月子。至于被指难以出戏互相钟情的绯闻,汤唯称很介意。

  新快报:吴秀波的魅力对你有杀伤力吗?

  汤唯:他很会找吃的东西,他也有他的浪漫生活方式。他在中国非常忙,在西雅图好像过得很滋润,因为他在中国不怎么休息,在那里对他来说是神仙般的日子。

  新快报:你与吴老师被指“火花十足”,是不是真有情况?

  汤唯:跟不同的男演员合作有不同的化学效应,这是最开心的一部,因为是唯一拍的喜剧,我在现场都笑疯了。我们是拍着拍着就默契了,慢慢让对方了解自己。(是最有默契的?)永远没有“最”这个词。

  新快报:你会喜欢好大叔这样的人吗?

  汤唯:男人心智随着年龄成熟,男人的心智成熟了,不是大叔我也欣赏。Frank对我来说具备最优秀男人的所有特质,落魄也是特质,男人太优秀会张扬,虽然对朋友工作是好事,但对身边的女人不是好事。但如果Frank这样的都没人爱,那是女人还不成熟不知道什么是好男人,但是我不希望碰到电影这样的事情。

  新快报:你会介意炒作与他的绯闻来为新片宣传吗?

  汤唯:介意,非常介意,这是非常不好的方式,我们这是大大方方,有正能量的电影,希望观众感受更多对爱的尊重和理解,能够让更多女人相信这个世界有更多可能性,能找到Mr. Right。

  新快报:你的那个他现在遇到了吗?

  汤唯:跟一个人相处要有缘分,原来不可能也能成为可能。爱情遇到了我不会拒绝,我在等待。我属于慢热、慢反应,很多事情发现得晚,就是我喜欢别人也会不知道,每次都这样。

  新快报:你曾说最重要是柴米油盐,爱情与面包你怎么选?

  汤唯:那个时候的想法生活就是那样的,生活一点一滴都是这样。物质不重要,精神重要,互相理解,落不到地上也不是生活,不踏实。

    说喜感:向海清学喜剧

  过往从未拜金,文青、“女神”亦非我

  汤唯自认这次演喜剧把自己最糟糕的一面、在家里最真实的面目都暴露出来了。电影中角色挎名包、逛奢侈品店,有些自以为是,不过汤唯直言自己从未如女主角般拜金。

  新快报:你对自己的喜感满意吗?是不是开窍了?

  汤唯:我从来没演过喜剧所以挺难,真的过了一把瘾。生活里喜欢逗我妈,我妈看了片花很喜欢。喜剧节奏是自己的弱项,没有喜剧表演的训练,需要生活的积累,现场的控制,如果这一个戏就能开窍,我就不悭了。

  新快报:从海清那里学到些什么?

  汤唯:我跟海清学习的东西特别多,比如有一场戏她像一只大母鸡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来保护孩子,有很多瞬间的喜感让我学习。有一个好对手海清,她不是对手,她其实是我的老师,喜剧的点给得特别好。

  新快报:你近来拍的戏都比较沉重,会不会多接些轻松的戏?

  汤唯:生活本身是沉重的,拍到这样的戏当然很兴奋。不过不是想拍就能拍到这样的电影,这部戏是剧本好,不管谁演都会好看。

  新快报:一直被指“女神”会不会成为束缚?

  汤唯:“女神”是衣服,公众人物是芭比娃娃给她穿什么就是什么。大家所说的“女神”那不是我,文艺女青也跟我没什么关系。

  新快报:你有没有拜金的经历?

  汤唯:真没有,我只穿适合自己的牌子,健康自然就好。如果穿上这里那里不舒服,那样反而不会自信。

  说未来:

  “不敢想跟李安再合作”“不敢拍鬼片”

  汤唯比起其他女明星似乎少了一分竞争的野心,因为与李安的合作让汤唯走红,在对方再夺奥斯卡之后,她却称不敢与他合作。同样让她不敢拍摄的还有鬼片。

  新快报:你一直很被动,不太愿意与其他女演员主动竞争?

  汤唯:她们勇敢去竞争我很佩服,如果有合适的角色,我会努力去做准备。我不太喜欢跟别人竞争,是你的就是你的。

  新快报:会排斥那种大戏客串小角色吗?

  汤唯:每一个戏份,不管多少,都是一个真实的人物,我不会排斥。

  新快报:李安再夺奥斯卡,你想不想再合作?

  汤唯:我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的助手,但是现在再合作我不敢想。从“少年派”中我看到李安导演用四年去做一部影片,非常的不容易,可以说在他的团队里工作人员是幸福地被压榨。我觉得自己积累得还不够。

  新快报:有没有想法挑战一些极限的影片?

  汤唯:我真的不敢演鬼片。因为我一个人住的时候,半夜起床都会害怕。如果我要演一个鬼片,那我会让自己相信那个故事是真的。

  新快报:有没有打算做些幕后的比如写剧本或者当导演的想法?

  汤唯:演员还没做好,不敢想别的,不然会被前辈看不起,别的先放一下。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